顯示具有 福音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顯示具有 福音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2019年7月14日 星期日

全能神教會 | 基督教會敬拜歌舞《愛的聯結》神的愛使我們同相聚


基督教敬拜歌舞《愛的聯結》神的愛使我們同相聚 一 我們從四面八方相聚在神家裡, 天天吃喝神的話語,過上教會生活, 實行經歷神的話,明白真理真享受, 虛空、痛苦、纏累都已成為過去。 神的話語把我們聯結在一起,享受神話語心裡多麼甜蜜, 彼此相愛充滿歡聲笑語,明白真理讚美神,心靈得釋放! 二 我們相聚在神前,都有一顆愛神心, 讀神話心裡亮堂,凡事都有實行路, 彼此幫助與扶持,活在神愛裡, 脫去虛假詭詐,操練做誠實人。 神話語把我們聯結在一起,心靈相通彼此相愛沒有距離, 看見神太可愛心裡受激勵,心愛神讚美神,實在太幸福! 三 回想往日的相聚,有苦澀有甜蜜, 都已成為我們心裡難忘的回憶。 神帶領到今天,體嘗神愛太多, 歷經試煉熬煉生命性情有變化, 肩負使命見證神,我們各奔東西, 神話帶領永向前,在地傳揚神佳音。 弟兄姊妹同心合意快快站起來,愛神就該體貼神的心意, 哪怕再多苦難也絕不後退,永遠愛神見證神,為神忠心到底! 弟兄姊妹同心合意快快站起來,擴展國度福音遵行神旨意, 盼望在神的得榮之日再相聚,與神在一起,永遠不分離! 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

2019年5月31日 星期五

全能神教會 | 書籍 我是如何歸向全能神的 15 我迎接到了主的重歸

我迎接到了主的重歸
緬甸 清心

我的父母都是基督徒,從小我就跟著他們去教堂參加聚會。十二歲那年,緬甸一個地區有隆重的基督教營會,參加營會時,牧師告訴我:「基督徒唯一免去死亡進天國的憑據就是受洗。」為了能進天國,我就在那一次參加基督教營會時受洗了。從此,我成了名副其實的基督徒。

成年後,我一直在教會擔任青年會的主席,當傳道人不在的時候,我就帶著弟兄姊妹禱告、查經、唱詩、分享見證。結婚後,我在教會裡收主日奉獻與十一奉獻。起初,教會裡有聖靈作工,牧師講道滔滔不絕,弟兄姊妹聽了有享受、得造就,大家都信心火熱,積極參加聚會,到處傳福音。可後來牧師講道老調重唱,沒有了亮光,根本供應不了我們,弟兄姊妹的信心也都冷淡了,開始追求錢財、肉體享受,聚會人數越來越少,每到週六牧師還要打電話催促大家來聚會。弟兄姊妹即使來了,唱詩也是有口無心,聽道還總打瞌睡,散會後就忙著談生意,聚會只是走走形式罷了。為此,我感到很困惑,心想:教會怎麼變成了荒場呢?但想到這三十多年來,我常常聽到不同的牧師講同樣的道:「我們信主耶穌,罪已完全得著赦免。」「我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主耶穌已一次完成了救贖的工作,我們信主就已經得救,必能進天國。」因此,「我已得救,我能進天國」就成了我信神的信條。不管教會如何荒涼,信徒如何消極軟弱,我都告訴自己:一定要持守住主的道,只要不離開主,主是不會撇棄我的,等主再來時就會接我進天國。雖然我常常這樣警戒自己,但我卻總也守不住主的道,白天犯罪、晚上認罪,禱告也摸不著主的同在,靈裡黑暗虛空,感覺離主越來越遠,好像被主離棄了一樣,這讓我感到非常痛苦,但我又找不到問題的根源在哪兒……

2019年4月29日 星期一

全能神教會 | 書籍 我是如何歸向全能神的 34 我找到了真正的家

我找到了真正的家
美國 洋洋

在我三歲的時候爸爸就去世了,那時媽媽剛生下弟弟,奶奶因為迷信,就說爸爸是被弟弟和媽媽剋死的。無奈,媽媽只好帶著弟弟到外公家住,所以從我懂事開始,就和爺爺奶奶住在一起。爺爺奶奶雖然待我很好,但我還是覺得很孤單,很想跟媽媽、弟弟在一起,盼望像其他小孩子一樣能得到媽媽的疼愛。其實我的要求不高,只是想有個真正的家,媽媽能疼愛我,能跟我說說心裡話,但是這點要求也成了我的奢望,我只有在週末才能見到媽媽。當我在學校遇到困難的時候,媽媽也總是不在我身邊,我就像路邊的一棵小草,無人問津。久而久之,我變得很自卑,什麼事都憋在心裡,不會主動與人交流。十六歲那年,村裡有些人去國外務工,我也動心了,心想:家裡條件不好,如果我出國了,就能自食其力,再貼補家裡一點,這樣也能讓家人生活好一些。

2000年8月,我隻身來到美國打拼。在這裡,我每天起早貪黑地工作,身邊又沒有可以說心裡話的人,我外表強撐著,內心卻感覺特別孤獨、淒涼。每當這時,我就很想念家人,更盼望自己能有一個幸福的家。

二十一歲那年,我在餐館打工時認識了我的丈夫,他為人實在,孝順父母,我對他有了一些好感。有一次,我不小心把腳扭傷了,他竟然辭掉工作來照顧我,這使我很感動,慢慢地對他產生了依賴。2008年4月,我們結婚了,我覺得自己找到了可以託付一生的人,也終於有了屬於自己的家,我心裡感覺很幸福,多年的願望終於實現了。婚後,我和大姑姐合夥開了一家建材公司,由於一大家人只有我懂英文,所以整個公司基本上都是我在支撐著。我一邊照顧著一家人的生活,一邊打理著公司。經過幾年的打拼,我不但幫丈夫還清了以前的債務,家裡還攢了些積蓄。本以為我的付出能贏得丈夫一家人的尊重,但事實卻給了我一個迎頭痛擊。當事業有些成就後,我們打算生個孩子,可我始終沒有懷孕,為此我吃了很多藥,找了很多醫生,卻看不到絲毫的希望。丈夫是家中的長子,家裡的老人和親戚因著我們沒有孩子對我們很失望,面對這樣的壓力,丈夫對我的態度也大不如從前。隨之,婆家所有的人對我的態度也都改變了,大姑姐常常說話排擠我,還在我丈夫面前歪曲事實說我的壞話。我感到很委屈,就把自己的心裡話跟丈夫說,丈夫不但不理解我,有時還把我大罵一頓,這更讓我感到傷心、委屈。後來,我們到醫院再次檢查,才確定其實是丈夫的身體有問題,但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因為幾年的爭爭吵吵,我們的感情已經出現了問題。從2012年初開始,丈夫就經常回國看病、經商,每半年回來一次,每次回來都只是為了拿錢,說他在國內經營的公司需要資金周轉,而對我卻漠不關心。就這樣,經過三年多的聚少離多,我們的關係更加疏遠了。

2019年4月27日 星期六

全能神教會 | 書籍 我是如何歸向全能神的 36 我會分辨真假基督了

我會分辨真假基督了
美國 傳揚

2010年,美國的冬天讓我感到特別寒冷,除了風雪交加帶來的嚴寒,更嚴重的是我的心也被「寒流」侵襲了。對我們做裝修行業的人來說,冬天是最難熬的,因為一入冬,我們就很少有工作,甚至會面臨失業。這一年是我來到美國的第一年,初來乍到,我覺得什麼都是陌生的,租房子、找工作都不順利,日子過得很艱辛,甚至淪落到借錢租房子的地步。面對這樣的窘境,我感到一陣陣傷感、心酸,覺得這日子可真難熬啊,晚上對著冰冷的牆壁,我痛苦得只想哭。一天,愁苦悲傷的我無精打采地走在大街上,路邊一個傳主耶穌福音的人遞給我一張卡片,對我說:「主耶穌愛你,弟兄,去我們教會聽一聽主的福音吧!」我心想:反正我現在也沒有什麼事可做,去聽聽也無妨,就當散散心吧。就這樣,我邁進了教堂。當聽到牧師讀到主耶穌說的「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這句話時,我的心被主的愛深深地感動了,那種感動我說不清道不明,但我能感受到主的愛是真實的,並且超過人世間一切的愛,我憂傷的心得到了很大的安慰。於是,我決定好好信靠主耶穌。後來,每到主日聚會我都積極參加,由於我的熱心追求,很快就成為教會的一名同工。

我在教會服事了兩年後,越來越感覺不到主的同在,讀聖經沒有開啟,禱告沒有感動,聚會也得不到供應。另外,我看到教會裡的人也都活在白天犯罪、晚上認罪的光景中,不管是牧師、長老還是普通信徒都被罪捆綁,嫉妒紛爭、拉幫結夥、爭名奪利、貪戀世俗,各種不法的事越來越多。也看到社會上的人日趨墮落,越來越邪惡,越來越自私自利,而且世界各地災難四起,地震、飢荒、瘟疫頻頻發生,種種跡象表明末世已經來到,主耶穌快回來了。牧師、長老常跟我們講經文:「那時,若有人對你們說『基督在這裡』,或說『基督在那裡』,你們不要信!因為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顯大神蹟、大奇事,倘若能行,連選民也就迷惑了。」(太24:23-24)並大肆宣講末世會有假基督出現,讓我們千萬不要聽陌生人講道,還說除了我們教會以外,其他的派別信的都不對,一定要小心分辨,不能受迷惑走錯了路。因著常常聽牧師這樣傳講,我便告訴自己:可不能在主快來的關鍵時刻走偏了路,我可得好好守住主的道。

2019年4月26日 星期五

全能神教會 | 書籍 我是如何歸向全能神的 37 回 家

回 家
韓國 慕義

「神的愛滿滿,無償地賜給人,包圍著人;人天真無邪,無牽無掛,幸福地活在神的眼目之下……如果你是一個有良心、有人性的人,你會感覺到溫暖,感覺到被牽掛,感覺到被愛,也會感覺到幸福。」(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神的愛對人是多麼重要》)每當唱起這首神話語詩歌,我總是難以抑制心中的感動,因為我曾經遠離神、悖逆神,就像一隻迷失的小羊,找不到回家的路,是神不離不棄的愛,引領我回到神的家中。下面我想和主內的弟兄姊妹,以及還未歸向神的朋友,分享我歸回神家的經歷。

從小因為父母總是吵架,我每天都在恐懼中度日,覺得活著沒有目標,可又懼怕死亡,不知道人為何而生,又為何而死,但又感覺冥冥中有一雙手在拉著我活下去。

中學畢業後,母親在鄰居的帶動下信了主耶穌,我也隨母親去了教會。從那時起,我知道了神是造物的主,神為把人類從罪中救贖出來,親自道成肉身被釘在十字架上作了人的贖罪祭,神對人的愛太大了!受主愛的激勵,我立志要好好信主還報主的愛,我的人生從此有了方向與目標。此後,我經常聚會、讀經、讚美主,心裡逐漸快樂起來。尤其看到聖經中說主末世還要駕雲來接我們進天國,我心裡更是充滿了期盼。再加上牧師也常常在聚會時給我們講解經文:「加利利人哪,你們為什麼站著望天呢?這離開你們被接升天的耶穌,你們見他怎樣往天上去,他還要怎樣來。」(徒1:11)我就更加確信,主耶穌一定會駕著白雲來接我們回天家的!

2019年4月24日 星期三

全能神教會 | 書籍 我是如何歸向全能神的 39 迷失後的重歸

39 迷失後的重歸
美國 協力

為了追求過人上人的幸福生活,我來到美國打拼。幾年下來雖然受了不少苦,但慢慢地我開了公司,有了自己的車、房子,過上了理想中的「幸福」生活。在此期間,我結交了一些朋友,我們在空閒之餘一起吃喝玩樂,大家相處得還不錯。我本以為交到了一幫好哥們,誰知他們個個都是酒肉朋友,嘴裡沒有一句實話,在我憂愁痛苦的時候,竟找不到一個能說知心話的人。不僅如此,他們還處心積慮地算計我,一個朋友謊稱他在大陸的母親得了重病,騙走我的錢後就消失得不見蹤影了,一個老鄉也謊稱項目投資來騙我的錢,甚至連最親密的女友也背叛了我,並騙走我辛辛苦苦攢了多年的血汗錢。人情的冷暖、世態的炎涼讓我心灰意冷,一度對生活失去了信心,心裡空虛,痛苦無助。此後,我常常以吃喝玩樂來填補內心的空虛,但肉體暫時的享受卻絲毫不能解決我心靈的痛苦。

2015年秋天,在機緣巧合下我認識了現在的妻子,那時妻子已經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她給我傳國度福音時,我聽後雖然覺得信神挺好,但因工作忙就對妻子說:「我沒有時間信,你願意信就信吧,我心裡知道有神就行了。」直到半年後的一天,妻子讓我跟她一起看全能神教會的視頻《挪亞的日子已來臨》,視頻裡的畫面讓我震驚,我看到人類在災難面前是那麼的渺小、脆弱,不堪一擊,我突然感到人擁有再多的金錢、物質享受、名利地位不都是虛空嗎?在災難面前,在死亡臨及人時,這些東西顯得那麼的不值錢,那麼的無用。全能神的話說:「不過,我還是要告訴你,挪亞時代的人吃喝嫁娶到了神難以目睹的地步,神用一場大水將所有的人都滅掉,只留下挪亞一家八口與各種飛禽走獸,而在末世神留下的卻是所有對神忠心到底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知道嗎?神在人中間作了很大的事》)「再看今天這個時代,類似挪亞這樣的能敬拜神而遠離惡的義人都已不復存在,但神還是恩待了這個人類,還是寬赦了這個末了時代的人類。神在尋找渴慕他顯現的人,在尋找能聽他話語的人,尋找不忘記他託付而為他獻上身心的人,尋找在他面前如嬰兒一樣對他順服、對他沒有抵擋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從神的話裡我感受到了神拯救人的急切心意,想想當今這個時代沒有人喜愛正面事物,渴慕神的到來,人的心裡滿了自私、狂妄、詭詐,為了得到名利勾心鬥角、爾虞我詐,甚至互相殘殺,人都戀慕情慾,違背道德倫理,泯滅了良心,喪失了人性……末世的人類敗壞的程度比起挪亞時代確實有過之而無不及。但神沒有因著人的邪惡敗壞直接將人毀滅,而是降下各種災難來警示這個人類,給人回轉歸向神的機會。揣摩神的話,我的心被神的愛深深地感動了。再想想世界日趨敗壞邪惡,災難越來越大,當神向邪惡的人類大發烈怒、毀滅人類時,我所追求的地位、錢財都救不了我的命,唯有來到神的面前,追求得著真理,才能蒙保守。想到這裡,我彷彿從睡夢中醒了過來,心裡的直覺告訴我:我應該來到神面前接受神的拯救,這是唯一蒙拯救的路。我若為了一時的肉體享受而錯失這蒙神拯救的機會,那將會終身遺憾!於是,我從2016年5月開始信神並參加聚會。

2019年4月20日 星期六

全能神教會 | 書籍 我是如何歸向全能神的 41 絕處逢生

41 絕處逢生
中國 趙光明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三十多歲的我在一家建築公司上班,我一直認為自己年輕力壯,為人忠厚,工作負責,再加上自己過硬的建築技術,在公司一定能有一番作為,等到事業有成時,我便能過上人上人的生活。有了這樣的目標,我在這家建築公司一幹就是好幾年,但令我不解的是,在公司論為人、論技術我都是無可挑剔的,但我的付出並沒有得到公司的認可,公司人員的工資最高級別是六級,而我的工資始終都是三級。眼看著技術不及我、工齡沒我長的工友們都漲了工資,但就是輪不到我。我很是納悶,也很不服氣,憑什麼給別人漲工資,不給我漲工資。後來一個和我關係比較好的工友點撥我說:「在公司上班最重要的是你得跟公司的經理搞好關係,至少逢年過節得有所表示。」聽他這麼一說,我才明白一直以來自己得不到公司認可的真正原因,我心裡很是氣惱,覺得這太不公平了。雖然我討厭那些溜鬚拍馬的人,更看不慣那些憑手段不幹活就能混到工資級別的人,但為了在公司立足,我不得不適應這個潛規則。過年時,我給公司的經理表示了我的「心意」後,立馬就被提拔為隊長。

當上隊長後,我對工作更加認真負責,嚴格監督指導工地的質量與工程進度,也為隊員們的安全時刻操勞,我的為人與技術指導也得到了隊員們的一致好評。但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每個隊長給經理送禮的多少才是決定去留的首要條件。為了在公司繼續留任,我被迫順應著這樣的生存規則,深刻地體會到「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殘酷與無奈。

2019年4月19日 星期五

全能神教會 | 書籍 我是如何歸向全能神的 42 瀕臨死亡,起死回生

42 瀕臨死亡,起死回生
中國 楊梅

2007年,我突然患上了慢性腎功能衰竭病。得知這個消息後,信主的母親、嫂子,還有信天主教的朋友都來給我傳福音,他們說只要我歸向主,病就能好。但我根本不相信有神,我認為有病要靠科學治療,如果科學都治不了的病,那就是不治之症,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能比科學的力量大呢?信神只不過是一種精神寄託,我一個堂堂的人民教師,是有知識、有文化的人,怎麼可能信神呢?於是我回絕了他們,開始到處求醫問藥。幾年內我幾乎走遍了縣裡、省裡的各大知名醫院,結果病情不但沒有好轉,反而越來越嚴重。可就是這樣,我仍然頑固地持守著自己的觀點,堅信科學能改變這一切,治癒是有過程的。

2010年,全能神教會的一個姊妹來給我傳神的國度福音,說主耶穌重返人間作了新的工作,發表真理審判潔淨人,這是一步徹底拯救人類的工作,也是神最後一次拯救人類。我仍然不願意接受,不過因這幾年求醫路上的挫折失敗,我的心沒有以前那麼剛硬了,勉強收下了姊妹給我的神話語書。但那時我並不相信書中的話是神發表的真理,仍舊認為科學能改變我的命運,所以我依然把病情的好轉寄託在藥物上。後來,我每天吃的藥比吃的飯還多,病情卻沒有一點好轉的跡象,姊妹也不知先後來我家多少次,我還是不相信神,就這樣持續了將近一年。

突然有一天,我兩眼模糊看不清東西,兩腿發麻不能走路,經診斷是常年吃藥導致的藥物中毒。我先到縣醫院住院一週,又轉到北京的一所部隊醫院治療了一個月,接著又轉院到了北京一家知名的中醫院,接受中醫治療,但兩個月過去了,沒有一點效果。我的主治醫生請來了醫院退休的神經科主任給我看病,但病情還是絲毫沒有好轉。這時,聽未過門的兒媳說,雲南有個治疑難雜症很有名氣的醫生,我就坐著輪椅費盡周折去了那裡。可是治療了將近一個月,病情不但沒有減輕,而且因著治眼睛和腿時吃藥過多,我的腎臟病也被藥物刺激得更加嚴重,痛苦無助的我只好回家了。之後為了保腎,我放棄了對眼睛和腿的治療,也沒再求醫吃藥。

那時,我感到特別絕望,想到自己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於科學,可在病痛面前科學竟然是那麼的蒼白無力。依賴科學治病的希望破滅後,我的精神狀態糟糕到了極點,心裡徹底垮了,不知道接下來的路該怎麼走。痛苦迷茫中,我常常胡思亂想:「為什麼我會得這麼多病,為什麼我得了病卻無藥可治呢?我相信科學,依靠科學,付出所有努力去治病卻怎麼也治不好,反而越來越嚴重,難道科學真的不能救我嗎?難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神?人的命運真的在神的手中掌握?」我百思不得其解。之後的日子裡,我每一天都活在煎熬中,只要一想到自己已經是個廢人,我就會偷偷地哭,感覺自己拖累家人太多,不想再成為他們的包袱了。我曾幾度想尋死,但又害怕死亡,只能抱著活一天算一天的態度,等待著死亡的降臨……

2019年4月17日 星期三

全能神教會 | 全能神話語朗誦《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選段)

全能神話語朗誦《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選段) 全能神說:「在全宇上下我在作著我的工作,在東方猶如霹靂的巨聲不斷發出,震動了各邦各派,是我的發聲將人都帶到了今天,我是讓人都因我的發聲而被征服,全都傾倒在此流中,都歸服在我的面前,因我早已將榮耀從全地之上收回,在東方重新發出。誰不盼望看見我的榮耀?誰不巴望我歸來?誰不渴慕我的再現?誰不思念我的可愛?誰能不就光而來?誰能不看見迦南的豐富?誰不盼望「救贖主」的重歸?誰不仰慕大有能力者?我的發聲要在全地傳揚,我要面對我的選民更多地發聲說話,猶如巨雷一樣震動山河,我是面對全宇說話,我也是面對人類說話。所以,我口之言成了人的珍品,人都寶愛我的說話。閃電是從東方直照到西方,我的言語叫人難捨難離,也叫人難測,更叫人喜樂,猶如剛降生的嬰兒,人都歡喜快樂,慶賀我的來到,因著我的發聲,我要將人都帶到我的面前。從此我便正式進入人類之中,讓人都來朝拜我,因著我的榮耀的發出,也因著我口之言,讓人都來到我的面前,都看見閃電是從東方發出,而且我也降在了東方的「橄欖山」上,早已來在地上,不再是「猶太之子」,而是東方的閃電,因我早已復活,從人中間離開,又帶著榮耀顯在了人間,我是萬世以前人所敬拜的,也是萬世以前以色列人棄絕的「嬰兒」,更是當代的滿載榮耀的全能!讓人都來在我的寶座前,看見我的榮顏,聽見我的發聲,觀看我的作為,這是我的全部心意,是我計劃的終極、高潮,也是我經營的宗旨——讓萬邦朝拜,萬口承認,萬人信賴,萬民都歸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2019年4月11日 星期四

全能神教會 | 福音見證 經歷迫害見證文章 神帶領我勝過中共的酷刑折磨(下)

神帶領我勝過中共的酷刑折磨(下)

晚上我想上廁所,就讓看守我的警察給我鬆手銬,沒想到他不僅不給我鬆,還把手銬使勁緊了兩下,手銬一下子卡在肉裡。我的兩隻手腫脹得難受,疼得我大聲叫了出來,不禁渾身冒汗。這時,一個警察突然說:「你妻子昨天也被我們抓來了。」聽到這話我心裡「咯噔」一下:「沒想到妻子也被抓了,她一個女人能不能承受住警察的酷刑啊?」我很擔心妻子,就默默地禱告神,把妻子交託在神手中,求神保守、帶領我們,使我們能為神站住見證。天快亮時,警察才給我打開手銬,我的兩隻手腕被手銬卡得都有了瘀血,雙手腫得像饅頭一樣,並且因著我一個姿勢坐了一宿,胳膊和腿也動彈不了,我使了很大勁才勉強站了起來,扶著牆一點一點地挪著去了廁所。從廁所出來時,我看見妻子也從廁所出來了,我們對視了一下,當我看到妻子走路也是一點一點地挪時,我心疼極了,心想:「她一個女人也遭受了中共這樣的毒打,不知能不能挺住?」我多想告訴妻子,不管警察怎麼折磨都要依靠,為神站住見證,可我們根本沒有說話的機會。這時警察勒令妻子快走,並抬手打了妻子一個嘴巴。看到這一幕,我感到扎心般的難受,心裡氣憤不已,但又做不了什麼,只能為妻子禱告。
酷刑折磨 看到神奇妙作為



2019年4月9日 星期二

全能神教會 | 福音見證 經歷迫害見證文章 信仰逼迫:一名90後基督徒的坎坷逃亡路



痛苦無望之際 神的救恩臨到

我是一名90後女孩,從小體弱多病,十幾歲時,就做了肺部局部切除手術。在我手術後不久,爸爸因病去世,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猶如晴天霹靂,貧困、無助、喪親之痛使我們一家人悲痛不已。

就在我們痛苦無望之時,舅舅、舅媽把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傳給了我們,並給我們交通了病痛的來源,還交通了神拯救人類的經營計劃,神三步作工的奧祕,撒但是怎麼敗壞人的,神又是怎麼作工拯救人的,各類人以後的結局與歸宿,神對被成全之人的應許等真理。通過讀神的話和舅舅、舅媽的交通,我明白了神為了拯救我們人類,恩典時代親自道成肉身被釘在十字架上作了人類的贖罪祭,從此,人類才不再被律法定罪,靠著主耶穌的救贖活到了現在;末世,神為了將我們人類徹底從撒但權下拯救出來,擺脫罪的捆綁轄制,又一次道成肉身來在地上作工,發表了使人類蒙拯救的一切真理,我們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就能使我們的敗壞性情得潔淨、變化,被神得著,最終承受神的應許。同時,我也明白了:我們人的一切痛苦都是來自撒但的苦害,人不來到神面前,就只能活在勞苦愁煩中被撒但愚弄、苦害,我們只有來到神面前,才能享受到神話語的澆灌供應,活在神的祝福中。我的心被神的愛深深地感動著,覺得終於有了依靠和活著的希望,便欣然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之後,我常常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讀神的話,交通對神話語的領受認識,生活中我不管遇到什麼難處,弟兄姊妹都會給予幫助,還會找神的話耐心地給我交通,使我明白神的心意有實行的路途。慢慢地,我明白了一些真理,也明白了神拯救人類的急切心意,便立定心志要好好跟隨神,把神的末世福音傳給更多的人,讓他們也能來到神面前明白真理,擺脫撒但愚弄、苦害,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下!於是,我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傳福音的行列中。可令我沒想到的是,我因信神傳福音竟遭到了中共政府的定罪、追捕、通緝,被迫踏上了漫長而又坎坷的逃亡路……

中共黑手伸來 被迫背井離鄉

2014年,中共政府對我們信全能神的人又展開了新一輪的搜查、抓捕、迫害,僅9月至11月短短兩個月,我所在的縣城就有三十多個弟兄姊妹接連被抓捕。一天晚上,一個被抓釋放出來的弟兄告訴我,警察拿著我的身分證、照片問他認不認識,還說現在我是警察重點抓捕的對象,為了安全我不能再呆在這裡了,最好晚上就離開!聽到這突如其來的消息,我頓時感到驚慌失措,心想:「這讓我上哪兒去躲呀?可在這裡萬一被中共抓捕了怎麼辦?」慌亂中,我只有不停地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安靜下來,禱告中我想起神的話說:「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六篇》)「整個宇宙的每一件事,無一不是我說了算,什麼事不是在我手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說話·第一篇》)神的話立時給了我信心和膽量!是啊,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手中主宰、掌握,我能不能被抓不也在神的手裡嗎?有神作我的後盾,我還怕什麼。如果我真被中共抓捕了,那也有神的許可,我願順服神的主宰,哪怕死我也要為神站住見證,決不做猶大出賣弟兄姊妹。接著我急忙收拾了幾件衣物,就匆匆地離開了所在的縣城。

2019年3月27日 星期三

全能神教會 | 各類書籍 經歷基督審判的見證  神的拯救太實在

神的拯救太實在


我和妻子都在教會盡傳揚神末世福音的本分。可就在前段時間,妻子被提拔為福音小組負責人,而我因狂妄自大,在盡本分中任意妄為打岔攪擾福音工作被安排回家反省。想到我和妻子同時出來盡本分,如今她被教會提拔,而我卻被撤換,我心裡很不是滋味,淚水不禁奪眶而出,心想:「現在正是神將人各從其類的時候,而我卻在此時被撤換了,我肯定是被神顯明淘汰了。唉!沒想到我信神的生涯就這樣以失敗告終了,以後就等著受懲罰吧。」我帶著絕望的心情回到了家,從此一蹶不振,心裡對神滿了誤解、埋怨,整個人落在黑暗中難以自拔。

一天,我無意中看到兩段神的話,神說:「我也沒告訴說你們沒前途了,更沒告訴要把你們滅了,要讓你們沉淪,我這樣公開宣布了嗎?你說沒希望了,這還不是你自己定規的嗎?不是你的精神作用嗎?你自己定規的能算數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你看不見神的公義性情,對神總是誤解,扭曲神的意思,導致自己總是悲觀失望,這不是自作自受嗎?……你根本就不認識神的作工,不明白神的心意,更不明白神六千年經營工作的良苦用心。」(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神的心意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看到這些話,我心裡一驚,神這話不正是在說我嗎?自從得知教會安排我回家的那一刻,我就開始猜測、定規自己被神顯明淘汰了,從此失去了追求真理的信心,整天活在消極誤解中自暴自棄。此時,我捫心自問:我真明白為什麼這樣的「不幸」會臨到自己嗎?真明白神的心意是什麼嗎?我不明白!神說我不能蒙拯救了嗎?神沒說。那我還瞎猜測、亂定規啥呀,這不是狂妄、詭詐嗎?落在黑暗中受痛苦不是自作自受嗎?我真是太愚昧、太謬妄了!於是,我來到神面前禱告求神開啟,使我能從這次顯明中明白神的心意。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他所作的對你們都是真實的愛,並沒有惡意,他是因著你們的罪惡而審判你們,以此讓你們反省,得到這極大的拯救。這一切的工作都是為了作人,從始到終神一直在竭力地拯救人,他根本不願把他親手造的人完全毀滅,現在又來到你們中間作工,這不更是拯救嗎?若對你們是恨,他還能作這麼大的工作來親自帶領你們嗎?何必受這苦呢?對你們並不是恨,也沒有一點惡意,你們該知道神的愛是最實在的,只不過因著人的悖逆,務必得用審判來拯救人,否則還是不能把人拯救出來。……他不忍心讓你們再墮落下去,也不忍心看著你們這樣活在污穢之地,讓撒但任意踐踏,不忍心讓你們墜落陰間,只願意把這班人得著,把你們徹底拯救回來,這是征服工作作在你們身上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拯救。」(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內幕 四》)神句句肺腑之言溫暖著我的心,使麻木的我甦醒過來了。原來,臨到我的環境外表看似不幸,其實正是神的愛臨到了我,並不是要將我顯明淘汰。因著我狂妄自大,不服人,盡本分盡憑己意任意妄為,神不願看著我再繼續敗壞下去,更不忍心看著我因任意妄為觸犯神的性情而遭懲罰,所以才以審判刑罰的方式來拯救我。藉著這樣的失敗跌倒、這樣的顯明,迫使我回到神前反省自己的所作所為,認識自己的敗壞實質以及所走的錯誤道路,產生真實的悔改,從而走上追求真理、性情變化的正道。這是神在我身上作的實實際際的拯救工作,對我都是保守,都是愛,要不我仍活在罪中不以為然,還會繼續任著自己的性子任意妄為,給福音工作帶來打岔攪擾,最終必會因觸犯神的性情而被神懲罰。此時,我才看到神對我的拯救太真實了!神的愛實實在在,不虛不空,就是在失敗跌倒中讓人認識自己,在審判刑罰中來潔淨人、變化人。可我不認識神的作工與神拯救人的方式,也不從中尋求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而是一味地定規自己,誤解、埋怨神,活在消極中破罐子破摔,我實在是太不可理喻了,太不明事理了!

我不由得仆倒在神面前向神獻上感謝與讚美:「神啊,感謝你!在這次經歷中,我看到你對我的拯救太實際了,也感受到你的審判刑罰太可愛了,若沒有這樣的審判刑罰,我就不會老實下來認識自己,仍舊活在敗壞中任由撒但踐踏,越來越墮落,最終徹底被撒但擄去。這次經歷也讓我看到了你的實質就是愛,無論你怎麼作都是為了拯救人。神啊,我願重新做人,竭力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無論以後的結局如何,我都願盡上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來滿足你。」

2019年3月11日 星期一

全能神教會 | 2019福音小品《得救就能進天國嗎》

2019福音小品《得救就能進天國嗎》 張慕德是某家庭教會的講道人,他堅信「因為人心裡相信,就可以稱義;口裡承認,就可以得救」(羅馬書10:9),認為信主耶穌就已經因信稱義,蒙恩得救了,主再來就能直接被提進天國。一天,張慕德的女兒從外地作工回來,告訴父母一個天大的喜訊:盼望多年的主耶穌回來了,就是全能神,作了末世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張慕德認為自己信主已經罪得赦免,根本不需要神再來作審判潔淨人的工作。一家三口針對得救到底能不能進天國、究竟什麼樣的人才能進天國等問題展開了激烈的辯論……

2019年2月16日 星期六

全能神教會 | 2019基督教會相聲《誰在迷惑人》誰是攔阻基督徒接受真道的絆腳石

推薦更多:全能神教會信息
2019基督教會相聲《誰在迷惑人》誰是攔阻基督徒接受真道的絆腳石 如今,主再來的預言已基本應驗,我們怎樣才能迎接到主呢?主耶穌說:「我的羊聽我的聲音……」(約翰福音10:27)「半夜有人喊著說:『新郎來了,你們出來迎接他!』」(馬太福音25:6)主的話告訴我們,當聽見有人見證主回來了,應該主動尋求聽見主的聲音,才能迎接到主!可宗教界一些牧師長老卻常說:「凡傳主來都是假的,是迷惑人的,千萬不要聽……」他們為何公然違背主的話,攔阻、限制我們聽主的聲音呢?在迎接主來的大事上,我們該如何分辨這些迷惑我們的聲音,跟上主的腳蹤呢?請看相聲《誰在迷惑人》。

2019年2月15日 星期五

全能神教會 | 福音小品《他們在災前被提了》你知道被提的真意嗎

推薦更多:全能神教會信息
福音小品《他們在災前被提了》你知道被提的真意嗎 張守望是某家庭教會講道人,他和妻子信主二十多年,一直盼望主耶穌駕雲降臨提接他們進天國。看到如今災難越來越大,有關主再來的預兆都已經出現了,他們預感到主應該已經來了,可為什麼到現在也沒迎接到主呢……就在這時,張守望的弟弟來告訴他們主已經回來的消息,二人疑惑不解,如果主耶穌真的回來了,他們怎麼沒有被提呢?一場關於什麼是真正的被提,主來怎麼提接信徒進天國的真理辯論,由此展開……

2019年2月12日 星期二

全能神教會 | 福音見證 經歷迫害見證文章 患難路上神的話語激勵我

患難路上神的話語激勵我

江蘇省 陳輝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父親是個軍人,因從小受父親的感染和薰陶,在我心裡就認為軍人以報效祖國、服從命令為天職,為黨為人民無私奉獻,並且立志將來要成為一名軍人,遵循父親的道路走下去。然而後來發生的事卻一點點地改變了我的追求觀點與人生道路。1983年,我聽到了主耶穌福音,是聖靈特別的帶領引導,使我這樣一個從小就受無神論思想和紅色教育毒害的人被主耶穌的愛深深地感動,從此踏上了信神之路,開始守禮拜、禱告、唱詩讚美主,這樣的生活讓我覺得心裡特別踏實、平安。1999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藉著不斷地讀神的話,與弟兄姊妹聚會交通,我明白了許多真理,也知道了神拯救人的急切心意,感到神賦予我們每個人的責任與使命重大,便積極投入到了傳福音的行列中。當我看見許多人來到神面前得到了神的祝福與拯救,我的信心就更大了。

然而,中共政府的殘酷迫害卻打破了我寧靜幸福的生活。2002年8月,為了給幾個以往認識的信主耶穌的同工傳神的末世福音,我與丈夫去了西北。一天晚上,我正和兩個剛接受神末世作工的弟兄姊妹一起聚會,只聽到「咣噹」一聲大門猛地被踹開,一下闖進來六七個手持警棍、凶神惡煞的警察,其中一個警察指著我惡狠狠地說:「把她銬起來!」兩個警察立馬氣勢洶洶地把我的雙手銬了起來,勒令我們都站在牆邊不許動,之後,他們如同土匪一樣開始在屋裡翻箱倒櫃,把凡是他們認為能藏東西的地方都仔細翻了個遍,一會兒工夫就把整個家翻得一片狼藉。最後,一個警察從我的包裡翻出了傳福音資料和一本神話語書,就怒目圓睜地衝著我破口大罵:「你他媽的找死呀!跑到這兒來傳福音,這東西是從哪兒來的?」我沒吱聲。他氣急敗壞地說:「不說是吧?早晚得撬開你的嘴!走!有你說的地方!」說著就把我連推帶拽押上了警車,這時,我才看見來的遠遠不止這六七個警察,在路的兩邊還站了許多持著槍的特警。見到這陣勢,我心裡害怕極了,不住地禱告神求神保守、帶領我。一會兒,一段神的話清晰地浮現在我的腦海裡:「不要害怕,因有我的手托著你,我必保守你脫離一切惡者。你當謹守你的心,時刻在我裡面,因你的生命是靠我的生命活著,你如果離開我立時就枯乾。」(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八篇》)對!神是我的依靠,不管臨到什麼環境,有創造萬物、主宰萬有的神與我同在,只要我的心時刻安靜在神面前,什麼樣的環境神都會帶領我勝過去,因神是信實的,是神在主宰擺佈著一切。想到這些,我的心平靜了下來。

2019年2月10日 星期日

全能神教會 | 基督教會見證電影《天國子民》基督徒怎樣才能進入神的國

推薦更多:全能神教會見證視頻
基督教會見證電影《天國子民》基督徒怎樣才能進入神的國 主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馬太福音18:3)主耶穌告訴我們,只有誠實人才能進天國,誠實人才是天國的子民。本片講述的是基督徒程諾經歷神作工,追求做誠實人的生命歷程。 程諾曾是一名醫生,信神後在現實生活中臨到涉及自己利益、臉面的事時,還是會身不由己地說謊欺騙,臨到試煉患難時甚至會對神產生誤解埋怨,但過後藉著一次次尋求真理,經歷神話語的審判刑罰,她對自己說謊的根源、自私詭詐的撒但本性有了認識,開始注重追求真理解決謊言和心裡的詭詐欺騙。後來,當她在一次盡本分中被中共政府抓捕飽受酷刑摧殘時,她寧死也不說謊,不否認神,為神作出了美好響亮的見證。程諾能逐漸成為一個誠實人,能真實愛神、順服神,在她身上究竟有著怎樣的故事呢?

2019年2月8日 星期五

全能神教會 | 基督教會相聲《末世的法利賽人》是誰攔阻基督徒迎接主再來

推薦更多:全能神教會相聲
基督教會相聲《末世的法利賽人》是誰攔阻基督徒迎接主再來 基督徒張毅聽到有人見證主回來了,在他考察真道期間,牧師長老卻多次攔阻、限制,說「凡傳神道成肉身來的都是假基督!一定要做到不聽、不看、不接觸!」張毅為此感到困惑,主耶穌明明說:「半夜有人喊著說:『新郎來了,你們出來迎接他!』」(馬太福音25:6)「我的羊聽我的聲音」(約翰福音10:27)主的話是讓人做聰明童女主動尋求、聽見主的聲音才能迎接到主,可牧師長老卻竭力攔阻、限制信徒聽神的聲音,他們為什麼害怕信徒考察真道呢?難道防備假基督就不用迎接主了嗎?……通過與牧師長老展開辯論,張毅終於看清了誰是末世的法利賽人,誰才是攔阻信徒迎接主來的絆腳石。

2019年2月4日 星期一

全能神教會 | 書籍 話在肉身顯現 道成肉身的奧祕 一

道成肉身的奧祕 一
在恩典時代,約翰為耶穌作了鋪路的工作,他不能作神自己的工作,只是盡了人當盡的本分。約翰雖然為主的先鋒官,但他卻代表不了神,他僅僅是一個被聖靈使用的人。耶穌受完浸之後,「聖靈彷彿鴿子一樣降在他身上」,他便開始作工,也就是盡基督的職分,所以他有了神的身分,因為他就是從神來的。不管在這以前他怎麼信,或有軟弱,或者剛強,那都是他未盡職分以先的正常人性的生活。他受完浸(即受完膏)以後,馬上就有能力隨著,有神的榮耀隨著他,他就開始盡職分了。他能行神蹟奇事,能行異能,有能力,有權柄,因他是直接代表神自己作工,是代替靈作工,發表靈的聲音,所以他是神自己,這是不可疑惑的。約翰屬於聖靈使用,他不能代表神,而且他也代表不了神,他若想代表神聖靈就不讓了,因他作不了神自己要作的工作。或許在他身上有許多人意的東西,或者有些偏差的東西,無論如何他不能直接代表神,他的錯、他的謬只代表他本人,而他的作工部分代表聖靈。但你不能說他的全部都代表神,那他的偏謬也代表神嗎?代表人有偏謬,那是正常的,如果代表神還有偏差,那不是羞辱神嗎?那不是褻瀆聖靈嗎?聖靈不隨便讓人站神的地位,即使有人將他高舉出來了也不行,如果他不是神,最終還是站立不住,聖靈不讓人隨便代表神!就如約翰也是聖靈見證出來的,也是聖靈顯明出來做耶穌的鋪路人的,但是聖靈在他身上作的工作相當有分寸,僅僅讓他做耶穌的鋪路人,只為耶穌鋪路。就是說,聖靈只維護他鋪路的工作,只讓他作鋪路的工作,其餘的工作都不讓他作。約翰代表以利亞,代表鋪路的先知,這些聖靈都維護,只要是為了他的鋪路工作,聖靈都維護,但他若說他是神的自己,說他是來完成救贖工作的,那聖靈就得管教他了。約翰作的工作再大,而且受聖靈的維護,但是他作的工作還是有範圍的,聖靈維護他的工作這不假,但當時給他的能力僅限於讓他鋪路,其餘額外的工作他一點作不了,因為他僅僅是一個鋪路的約翰,並不是耶穌。所以,聖靈的見證是關鍵的一環,但聖靈允許人作的工作更是關鍵的事。約翰當時不也被見證得很響,作的工作不也很大嗎?但他所作的工作卻不能超過耶穌,因他僅是一個被聖靈使用的人,不能直接代表神,所以,他作的工作僅僅是一段有限的工作。當他作完這一段鋪路的工作之後,便再也沒有人維護他的見證了,也再沒有新的工作隨著他了,他也就隨著神自己的作工走了。

有些人讓邪靈附了,一個勁兒地喊:「我是神!」結果被顯明了,因他代表錯了,代表的是撒但,聖靈並不理睬。你說得再高,喊得再響,也是受造之物,是屬撒但的。我從來也不喊:我是神,我是神的愛子!但我所作的就是神的工作。還用喊嗎?用不著高捧,神自己作自己的工作,也不需要人給他一個地位,也不需要人給他一個尊稱,他的工作就代表他的身分與地位。耶穌在受浸以先不也是神自己嗎?不也是神道成的肉身嗎?難道他是神的獨生子是從被見證之後才當的嗎?在他沒作工作以先不早就有了名叫「耶穌」的這個人了嗎?你帶不出新路來,你代表不了靈,你不能發表出靈的工作,不能發表出靈的說話,你作不了神自己的工作,靈所作的你作不了,神的智慧、奇妙、難測,神刑罰人的所有性情你發表不出來,再稱神也不管用,只有其名並無其實。神自己來了誰也不認識,但他還繼續作工作,而且是代表靈作工,不管你稱他為人也好,稱他為神也好,稱他為主也好、為基督也好,或稱她為姊妹都可以,但他作的工是靈的工作,代表神自己的工作,他不在乎人對他的稱呼,人對他的稱呼還能決定他的作工嗎?不管你對他怎麼稱呼,但從神來說,他是神的靈道成的肉身,代表靈,是靈稱許的。你帶不出新時代的路來,你結束不了舊時代,也開闢不了新的時代,作不了新的工作,就稱不了神!

即使是作為一個被聖靈使用的人也不能代表神自己,並不是說單這個人不能代表神,而是這個人所作的工作不能直接代表神。就是說,人的經歷不能直接放到神的經營之中,「人的經歷」不能代表「神的經營」,神自己作的工作都是他自己經營計劃要作的工作,是關乎到大的經營的事。人作的工作(即被聖靈使用的人)都是供應個人的經歷,都是在前人踩出的路之後又另外找出經歷的路,在聖靈的帶領之下來帶領別的弟兄姊妹。這些人所供應的都是個人的經歷,或是屬靈人的屬靈著作,雖然是被聖靈使用,但他們這些人作的工作不是關乎六千年計劃中大的經營的工作,只是在各個不同的階段被聖靈興起來帶領在聖靈流裡的人,直到他們能盡的功用結束,或直到他們的壽命結束。他們作的工作僅是為神自己預備合適的道路,或者接續神自己在地上的經營中的一項,就這些人作不了經營之中更大的工作,也不能開闢更新的出路,更無人能將神舊時代的工作都結束。所以,他們作的工作只是代表一個受造之物在盡自己的功用,並不能代表神自己來盡職分。因他們作的工作與神自己作的工作並不相同。開展時代的工作不是人能代替得了的工作,這工作除了神自己之外無人能作得了。人作的工作都是在盡受造之物的本分,都是在聖靈的感動或開啟之下來作工,這些人所帶領的都是日常生活中人如何實行的路與人該如何做到神的心意上,人所作的工作不涉及神的經營,不代表靈的工作。就如常受、倪柝聲他們作的工作都是在帶路,或新路或老路都是在不超出聖經這個原則的基礎上作的工作,或是恢復地方教會或是建立地方教會,總之都是在搞教會建造,他們所作的都是接續恩典時代耶穌與其他使徒未作完或未進深的工作。他們作的工作中就如蒙頭、受浸、掰餅或喝酒,都是恢復耶穌當初的作工中要求後人做的。可以說,他們的工作都是在守聖經,都是在聖經裡找路,根本沒有一點新的進展。所以,從他們作的工作中人只能看到在聖經中又發現了新路,在聖經裡又找著了更好、更現實的實行,但人並不能從他們的作工中找著神現時的心意,更不能找著末世神要作的更新的工作,因他們所走的仍是老路,沒有更新,沒有進展,仍是持守「耶穌釘十字架」這一事實,仍是持守「讓人悔改、認罪」這一實行,仍是持守「忍耐到底必然得救」這一說法,仍是持守「男人是女人的頭,女人應該順服自己的丈夫」這一說法,更是持守「姊妹不能講道,只能做順服的人」這一傳統觀念。像他們這樣的帶領法若是持守下去,聖靈永遠作不了新的工作,永遠不能將人從規條裡釋放出來,也永遠不能把人帶入自由美好的境界裡。所以,這步更換時代的工作非得神親自作、親自說,否則,無人能代替得了,至此,所有在這流以外的聖靈工作都停止不前了,那些曾被聖靈使用過的人也都不知所措了。所以,被聖靈使用的人與神自己所作的工作不相同,他們的身分與所代表的對象也就不相同了,這都是因為聖靈所要作的工作並不相同,這就決定了同樣作工的人的不同身分與地位。被聖靈使用的人可能也作一些新的工作,可能也要廢去一些舊時代的工作,但他們所作的仍不能把神新時代的性情與新時代的心意發表出來,只是為了廢去舊時代的工作而作工作,並不是為了作新的工作來直接代表神自己的性情。所以,他們無論廢去多少老舊的作法,或帶來多少新的作法,仍是代表人、代表受造之物。而神自己作工之時,不公開宣布廢掉舊時代的作法,也不直接宣布是要開展時代,他作工作是直截了當,直接作他要作的工作,就是直接發表他所帶來的工作,直接作他原來要作的工作,發表他的所是、他的性情。在人看,他的性情不同於以往的時代,他的作工也不同於以往的時代,但在他自己來看,僅僅是接續工作、進深工作。神自己作工是發表他的話語,直接帶來新的工作,而人作工則是經過推敲或研究,或是在別人的基礎上來加深認識,系統實行。就是說,人所作的工作的實質就是「按部就班」,「穿著新鞋走老路」,也就是即使是被聖靈使用的人所走的路也是建立在神自己親自開闢出來的路之上的。所以,人總歸是人,神總歸是神。

2019年2月3日 星期日

全能神教會 | 書籍 話在肉身顯現 聖經的說法 四

聖經的說法 四
有許多人認為明白了聖經、能解釋聖經就是找著了真道,事實上真是這麼簡單嗎?聖經的實情是什麼人都不清楚,聖經只不過是神作工的歷史記載,是神前兩步作工的見證而已,你從聖經裡並不能明白神作工的宗旨。看過聖經的人都知道,聖經裡記載的是律法時代與恩典時代神兩步的作工。聖經舊約記載的是以色列的歷史,記載了從創世到律法時代結束時耶和華是如何作工的。在新約四福音裡記載的是耶穌在地的工作,新約也記載了保羅的作工,這不都屬於歷史的記載嗎?過去的事拿到今天都屬於歷史,再真、再實也是歷史,歷史不能針對現實,因神不回顧歷史!所以說,你只明白聖經,不明白神現在要作的工作,你信神不尋找聖靈的作工,你就不懂得什麼是尋求神。你如果看聖經是為了研究以色列的歷史,也就是研究神創造整個天地的歷史,那你就不是信神的。但今天你既然是信神的,是追求生命的,是追求認識神的,不是追求死的字句道理的,也不是追求明白歷史的,你就得尋求神現時的心意,你就得找聖靈作工的動向。你若是考古學家可以看聖經,但你不是考古學家,你是信神的,你最好尋求尋求現時的心意。看聖經頂多能明白一點以色列的歷史,明白亞伯拉罕的一生、大衛的一生、摩西的一生,了解他們怎麼敬畏耶和華,耶和華怎麼焚燒抵擋他的人,又怎麼曉諭那個時代的人,你只能了解神過去的作工。聖經的記載涉及到當初以色列人在耶和華的帶領之下如何敬畏神,如何生活。因為以色列人屬於神的選民,在聖經舊約裡你能看見以色列的眾百姓對耶和華的忠心,凡是順服耶和華的都有耶和華的看顧、祝福,你能知道神在以色列作工滿有憐憫、滿有慈愛,又有焚燒之火,以色列國家從上到下都敬畏耶和華,所以說整個國家都蒙神祝福。這就是舊約記載的以色列的歷史。

聖經屬於神在以色列作工的歷史記載,其中記載了許多古先知的預言,還記載了一些耶和華當時作工的說話,所以人都把這書看為「聖」(因為神是聖潔、偉大的)。當然,這都是人對耶和華的敬畏之心,也是人對神的仰慕之心,人這樣稱這本書,僅僅是因為受造之物對造物的主充滿了敬慕之心,甚至有的人把這書稱為「天書」。其實,這書只是人的記載,並不是耶和華親自命名或親自指導而作出來的,就是說,這書的作者不是「神」,而是「人」。稱為「聖」經只是人對這書的尊稱,並不是耶和華與耶穌共同探討出來之後又共同決定的,這只是人的意思。因為這書不是耶和華記載的,更不是耶穌記載的,而是許多古先知、使徒、預言家記載,後人收集彙編的一本在人來看特別聖潔的古書,而且在人來看,在這其中有許多人難測的高深的奧祕,有待於後人去打開。所以,人就更加認為這本書是「天書」了,加上聖經新約中的四福音及《啟示錄》,人對這書的態度就更不同於任何一本書了,就這樣,沒有一個人敢解剖這本「天書」,這都是因為這本書太「神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