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示具有 主耶穌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顯示具有 主耶穌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2019年6月27日 星期四

全能神教會 | 書籍 我是如何歸向全能神的 1 得潔淨之路

得潔淨之路
菲律賓 Christopher(克里斯托弗)

我叫Christopher,是菲律賓家庭教會的一名牧師。1987年,我受洗歸向了主耶穌,蒙主的恩待,1996年成為本地教會的牧師。那時,我除了在菲律賓許多地方作工講道外,也到香港和馬來西亞等地講道,因著聖靈的作工帶領,我感到自己為主作工有使不完的勁兒,講道也滔滔不絕。弟兄姊妹消極軟弱,我經常去扶持,有時他們不信的家人對我不友好,我也能包容、忍耐,對主不失去信心,相信主能改變他們,所以我感到自己信主後有了很大的變化。但從2011年以來我就感受不到以往聖靈作工的那股勁了,慢慢地,我講道也沒有了新開啟,而且活在罪中也無力擺脫。看到妻子和女兒做事不合我的意思,我就忍不住向她們發火,憑血氣教訓她們。我知道這樣做不合主的心意,但卻常常身不由己,為此,我感到特別痛苦。為了擺脫犯罪認罪的生活,我更加努力地看聖經、禁食禱告,也到處找屬靈牧師一起尋求、探討,但我的這些努力都無濟於事,絲毫沒有改變我活在罪中、靈裡黑暗的光景。

轉眼到了2016年春天,一天晚上,妻子問我:「Christopher,這段時間看你一直都很憂愁,有什麼心事嗎?」聽妻子這麼問,我就把心裡的煩惱告訴了她:「這幾年我都在想,自己信主多年,還身為牧師,為什麼仍活在罪中不能擺脫呢?我現在摸不著主,好像主離棄我了。我雖到各地作工講道,但只要空閒下來,特別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心裡總有一種虛空、不踏實的感覺,而且這個感覺越來越強烈。想想自己信主多年,聖經沒少看,主的道沒少聽,也常常立志背十字架、攻克己身,但卻總是受罪的捆綁,還能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臉面說謊,做不到『口中察不出謊言』(啟14:5);臨到苦難熬煉,雖然知道有主的許可,但還是身不由己地對主產生埋怨、誤解,根本做不到甘心捨己,我怕這樣活在罪中,到主來時進不了天國呀!」

2019年6月26日 星期三

全能神教會 | 書籍 我是如何歸向全能神的 2 揭開「審判」之謎

揭開「審判」之謎
馬來西亞 恩惠

我叫恩惠,今年四十六歲,生活在馬來西亞,信主二十七年了。2015年10月,我到了另一個城市上班,新同事們都喜歡用Facebook聊天、交友、發帖,大家看我沒有帳號也給我申請了一個。慢慢地,我學會了上網,有時間就看主內弟兄姊妹發的帖子,和大家一起分享、點讚;有時我也會發一些帖子讚美主,或者和好友共同分享主的恩典,每天過得很充實。

2016年2月的一天,我瀏覽好友的Facebook時,看到這樣一則帖子:「今天在小組裡討論關於審判的話題,大家各有說法,但都大同小異。有人說:『我不明白,不敢隨便亂說,那是以後神要作的事,我們不能亂猜想。』有人說:『詩篇75章2節中說:「我到了所定的日期,必按正直施行審判。」現在每個人的所做所行在神那裡都有記錄,到主耶穌再來審判人時,主會像放電影一樣放給眾人看的,所以我們平時要行得正,千萬別作惡,免得被神審判打入地獄。』也有人說:『聖經上說:「我又看見一個白色的大寶座與坐在上面的,從他面前天地都逃避,再無可見之處了。我又看見死了的人,無論大小,都站在寶座前。案卷展開了,並且另有一卷展開,就是生命冊。死了的人都憑著這些案卷所記載的,照他們所行的受審判。」(啟20:11-12)從經文中看到,末世主耶穌再來時將在天宇之上設立一個大的桌案,主耶穌坐在桌案前,展開案卷,所有的人都跪在地上,主耶穌喊著人的名字,按著各人的所做所行來一一地審判,行善的被主帶進天國,作惡的被主打入地獄。』」

2019年6月22日 星期六

全能神教會 | 2019基督教會電影《如此付出》真實順服神的人才能進天國

2019基督教會電影《如此付出》真實順服神的人才能進天國 主耶穌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馬太福音7:21)到底怎樣追求才能成為遵行天父旨意、順服神的人,被神帶進天國呢?
基督徒宋恩澤曾因信神傳福音被中共抓捕坐監七年,出獄後仍然堅持傳福音為神花費。他覺得自己能撇家捨業、勞苦作工就是遵行神的旨意,肯定能蒙神稱許,被神帶進天國。後來,宋恩澤的兒子得了重病,面臨生命危險,他因此心生埋怨,跟神講理,甚至盡本分也沒心思了。通過事實的顯明,以及神話語的揭示,宋恩澤才認識到自己信神多年的撇棄花費原來都是為了換取神的恩典祝福,根本不是順服神的人。最後,藉著尋求,他終於明白了該怎樣追求才能脫去敗壞性情,成為真實順服神的人蒙神拯救。

2019年6月11日 星期二

全能神教會 | 書籍 我是如何歸向全能神的 9 別樣的愛

別樣的愛
巴西 誠心

2011年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從中國來到了巴西。剛來的時候,我對眼前的事物充滿新鮮、好奇感,對未來也有著美好的盼望。但一段時間後,這種新鮮感很快就被身處異國他鄉的孤獨和痛苦所取代。我每天一個人回家,一個人吃飯,天天面對四面的牆壁,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我心裡感到特別孤單,常暗自落淚。在我感到最痛苦無助時,主耶穌藉著一位朋友把我帶進了教會。通過聚會讀主的話語、唱詩、禱告,我孤單的心靈得到了主的撫慰。從聖經中我知道了天地萬物是神造的,人也是神造的,主耶穌為了救贖人類被釘在十字架上,是主耶穌把我們從罪中贖了出來,他是人類唯一的救贖主。面對主莫大的救恩,我很受感動,決定一生追隨主。因此,在感恩節那天,我受洗成為名副其實的基督徒。因我喜歡唱歌,更喜歡唱讚美神的歌,受洗後,我主動加入了教會的唱詩班做事工,因著主的帶領與祝福,我活在了平安喜樂之中,每次聚會、讚美敬拜我都非常積極。

可是好景不長,隨著我加入到教會事工的行列,漸漸地,我看到教會裡的弟兄姊妹表面上彼此關心照顧,似乎相處得都很和諧,但說話做事卻滿了自私自利,為教會做事工時一點虧都不想吃,常常背後議論誰做多了,誰做少了,就連牧師也非常勢利,以人奉獻的多少來對待人,講道時專講奉獻的道。每次來聚會,牧師最關心的是大家是否奉獻,奉獻了多少,對弟兄姊妹的生命卻不聞不問,嘴上講愛,卻看不見一點實際行動,弟兄姊妹有難處時,牧師也不扶持幫助,更令人氣憤的是,他還數落人,看不起那些沒權、沒錢的弟兄姊妹……看到教會這樣的光景,我感到很失望,也很困惑:教會怎麼變得跟社會一樣了呢?慢慢地,我失去了起初的信心和愛心,星期天去教會也沒那麼積極了,也不想唱歌了。每週去聚會我不是站在門外喝咖啡,就是在座椅上小睡一會兒,講道結束後投了奉獻款就走,在我的心裡總有一種傷心、無奈的感覺。

2019年6月5日 星期三

全能神教會 | 末世基督的發表《「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選段一

末世基督的發表《「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選段一 全能神說:「幾千年來,人一直盼望能夠看見救世主的降臨,盼望能夠看見救 世主耶穌駕著白雲親自降臨在渴慕盼望他幾千年的人中間,人也都盼望救世主重歸與人重逢,就是盼望那與人分別了幾千年的救主耶穌重新歸回,仍舊作他在猶太人中間作的救贖的工作,來憐憫人,來愛人,來赦免人的罪、擔當人的罪,以至於他擔當人的一切所有過犯, 把人從罪中拯救出來。人所盼望的就是救主耶穌仍舊作人可愛的、可親可敬的救世主,從不向人發怒,也不責備人,而是饒恕、擔當人的 一切所有罪過,以至於仍舊為人死在十字架上。自從耶穌走後,跟隨 他的門徒,以至於因著他的名得救的所有的聖徒都是在這樣苦苦地想 念他、期盼他,恩典時代所有的從耶穌基督蒙恩得救的人,都是盼望 救主耶穌能夠駕著白雲在末世的某一個大喜的日子降臨在人中間向萬 人顯現。當然,這也是今天所有的接受耶穌救主之名的人所共同盼望 的,全宇之下凡知道耶穌救主救恩的人都在 『苦苦地巴望』耶穌基督 能夠突然降臨,來 『應驗』耶穌在世時所說的話 『我怎麼走,同樣我 還要怎麼來』。人都這樣認為:耶穌釘十字架復活以後是駕著白雲歸 到天上至高者的右邊的,同樣,他仍然駕著一朵白雲(白雲就指耶穌 歸到天上之時所駕的白雲)帶著猶太人的形像、穿著猶太人的服飾降 臨在苦苦巴望他幾千年的人類中間,向他們顯現之後賜給他們食物,向他們湧出活水,滿有恩典、滿有慈愛地生活在人中間,活靈活現, 等等這一切人的觀念中所認為的。但是,耶穌救主卻並沒有那樣作, 他作的與人的觀念恰恰相反,他並不在那些苦盼他重歸的人中間降臨,而且也沒有駕著白雲向萬人顯現。他早已降臨,但人卻並不認 識,人也並不知曉,只是在漫無目的地等待著他,豈不知他早已駕著 『白雲』(白雲就指他的靈、他的話、他的全部性情與所是)降在了 末世要作成的一班得勝者中間!人怎麼能知道聖潔的救主耶穌雖然滿 有慈愛、滿有愛人的心,但他怎能在那些滿了污穢、污鬼群居的 『聖殿』裡面作工呢?人雖然都等待他的降臨,但是他又怎能向那些吃不義之人的肉、喝不義之人的血、穿不義之人的衣服、信他卻不認識他 而是一味地向他勒索的人而顯現呢?人只知道救主耶穌滿了慈愛、滿 了憐憫,而且他又是充滿救贖的贖罪祭,但是人卻並不知道他是滿載著公義、威嚴、烈怒、審判的帶有權柄、滿有尊嚴的神自己,所以, 即使人都苦苦地巴望、渴慕救贖主的重歸,甚至人的祈禱感動了 『上天』,但是救主耶穌卻並不向這些信他卻並不認識他的人顯現。」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2019年6月2日 星期日

全能神教會 | 書籍 我是如何歸向全能神的 13 解開心結

解開心結
美國 Max(麥克斯)

1994年,我出生於美國,爸爸媽媽都是中國人。我的媽媽是個典型的女強人,她很有主見,也很能幹,我很愛我的媽媽。在我上小學二年級的時候,爸媽為了讓我學中文,便帶我回到中國讀書,認識主耶穌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記得那是2004年的一天,我放學回家發現家裡來了一位客人,媽媽介紹說她是從美國來的牧師。我非常開心,因為我知道媽媽信主耶穌已經有一段日子了。就在那一天,這位美國牧師給我講了有關主耶穌的故事。隨後,我被帶到我們家的浴室,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撲通」一聲我的頭就被牧師按進了浴池裡,瞬間又被牧師拉了出來。只聽見媽媽和牧師同時對我說:「歡迎你來到主耶穌的懷抱,我們都是迷失的羊。」就這樣,我莫名其妙地信了主。此後,每個星期天我都去教堂參加禮拜,聽牧師講聖經故事、讀經文,我一直很開心,心裡也很踏實,感覺信主耶穌真好。

2008年,我來到美國留學,爸爸一直做陪讀,在這期間我一直去教堂參加聚會。2012年我高中畢業回國探望媽媽。臨行前,爸爸語重心長地跟我談了很多,他告訴我媽媽在國內已經信了「東方閃電」,希望我回去後能跟媽媽談談,讓她放棄信「東方閃電」。作為即將成為大學生的我,當然不會只聽爸爸的一面之詞,隨後我就上網查了一下有關「東方閃電」的信息,想實際地了解一下。結果我查看到一些中共政府和宗教界牧師長老定罪、毀謗「東方閃電」的言論,帶著對媽媽的一些擔心,我準備回國看看媽媽最近的生活狀況。回國後,我看到媽媽一切都很正常,對我的關心和愛也沒有變,尤其對神的信心更大了,也比以前更加虔誠了,我對媽媽的擔心也放下了一些。

回到中國的那段時間裡,媽媽果然跟我提起了「東方閃電」,媽媽說:「主耶穌已經回來了,作了一步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從媽媽的說話中我了解到,神末世道成肉身是以女性的身分來作工的,當時我愣住了,因為這樣的說法和我在國外信主耶穌時的說法完全不一樣。牧師講道時一直說,耶和華是聖父,主耶穌是聖子,既然說是父與子,那就都是男性;而且所有教堂裡懸掛的主耶穌的肖像和釘在十字架上的主耶穌都是男性,所以,在我的觀念中認為神道成肉身就是男性。但媽媽卻說神末世道成肉身是女性,這完全超出了我對主耶穌的認識,我心裡接受不了,就對媽媽說:「主耶穌是男性,主再回來怎麼可能是女性呢?」媽媽給我交通:「神的實質是靈,神是沒有性別劃分的,只是因著道成肉身作工拯救人,才取了不同的性別……」但因為牧師灌輸的觀點已經在我的心裡先入為主了,所以,不管媽媽怎麼說我都聽不進去。

幾天後,媽媽提出要帶我去參加聚會,我心裡雖不願意,但出於對媽媽的尊敬,我還是跟媽媽去了。記得當時有一個阿姨說:「現在已經是末世的末了時期,主耶穌早已重返肉身來到人中間,發表真理作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如今,恩典時代的教會已經沒有聖靈作工,普遍都處在荒涼之中……」但因我的心門已經封閉,認定主耶穌是男性,主回來時肯定也是男性,所以對阿姨講的話根本聽不進去。直到我離開中國的時候,我依然很困惑:主耶穌回來怎麼會是女性呢?我擔心媽媽走錯了路,只能為媽媽禱告,我說:「主耶穌啊!願你保守我媽媽不要走錯路,帶領她回到你的懷抱……」

回到美國後,我繼續到教堂裡參加禮拜。但漸漸地,我發現牧師講的道多數都是老調重唱,要不就是專門講奉獻的道,信徒得不到真正的牧養,很多人聚會時打瞌睡,聚會的人也是越來越少。直到2014年,我所在的教堂發生了重大的變故,牧師挪用公款去另外一個州買了房子,我們的教會倒閉了。看到這些,我感到很失望。就在這個時候,同學帶我去了他們的教堂參加禮拜,這間教堂比我們之前的教堂大很多,每個星期天牧師講道時我都會坐在第二層聽,但我依然看到很多人都在睡覺,甚至有時候連我自己也睡著了。牧師時常故意提高講道的聲音試圖讓弟兄姊妹打起精神聽道,但絲毫改變不了現狀。回想在原來的教會中,牧師貪佔教會的奉獻款買私房,講道供應不了弟兄姊妹生命靈裡的需要,弟兄姊妹即使來聚會也是睡覺,如今這個教會也是這樣,難道教堂裡真的都荒涼了?我突然想起2012年回國時,媽媽和那位阿姨跟我說過的話:神現在開展了國度時代的工作,恩典時代結束了,神已經不在恩典時代的教會裡作工了,只有跟上神國度時代的工作才能獲得聖靈作工。這時,我第一次在心裡問自己:難道主耶穌真的回來了嗎?

轉眼到了2015年年底,得知媽媽去三藩市探望哥哥,我就買了機票去見媽媽。媽媽再次跟我提起了「東方閃電」——主耶穌的再來,並讓我看了很多全能神教會的福音電影和全能神的話語。這一次我沒有像之前那樣抵觸,因為在這兩年裡,我看到了太多教會荒涼的景象,從心裡印證她們講的宗教界荒涼了確實是事實!我開始靜下心來聽媽媽交通。當時,媽媽針對我的觀念,讀了關於神道成肉身的性別這方面的神的話語,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解答了我一直以來對主再來性別方面的困惑。全能神的話說:「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實際的意義。當初耶穌來的時候是男性,這次來的時候是女性,從這裡你能看見神造男造女都能為著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兒沒有性別的劃分。他的靈來了可以隨便穿上一個肉身,這個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別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假如耶穌來了以一個女性的身分出現,就是說,當時聖靈感孕如果是個女嬰,不是個男嬰,也照樣完成那步工作。若是那樣,現在這步工作就得換一個男性來作了,也同樣完成工作,哪步作的都有意義,兩步工作不重複但又不矛盾。……假如這步不道成肉身親自作工讓人目睹,那在人的觀念裡人永遠認為神只是男性不是女性。」(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神的智慧、神的奇妙、神的公義、神的威嚴,這是永遠不能改變的。神的實質、神的所有所是這是永遠不變的,但神的工作是不斷向前發展、不斷進深的,因為神是常新不舊的。……假如神來道成肉身只是男性,那人會把神定為神是男性,是男人的神,從來不認為是女人的神。那時,男人會認為神與男人是一個性別,那神就是男人的頭了,女人又會如何呢?這是不公平的,這不屬於偏待人嗎?這樣,神拯救的都是與他一樣的男人,那女人將沒有一個得救的。神造人類時是造了亞當又造了夏娃,他不是只造亞當,而是照著神的形像造男造女,神不僅是男人的神,也是女人的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 三》)讀完神的話,我的心結一下子解開了,我從心裡覺得這些話說得都對。神起初造了亞當和夏娃,男人與女人都是神照著自己的形像所造,本來就是平等的,神不僅是男人的神,也是女人的神,那為什麼神再來不能是女性的形像呢?神的實質是靈,當然可以以任何身分來到人中間作工,不管神道成肉身成為男性還是女性都是神的自由,神有權決定他道成肉身所取的性別,因為神是萬物的主宰,是造物的主,神作工還用人限制嗎?人在神面前算什麼呢?不過是灰塵罷了,怎麼能測透神的智慧呢?我原來認為的神道成肉身只能是男性,這真是把神定規了,也顯明自己絲毫不認識神,太狂妄、太沒理智了。

隨著讀神的話語越來越多,我心裡對神此次道成肉身成為女性來作工的觀念徹底打消了,對神已經回來作了新工作也能接受了,但我對全能神的工作並沒有百分之百地定準,因為之前我在網上看到的那些抵擋、定罪全能神教會的反面宣傳,讓我心裡仍有一點顧慮。我想:我還是實際地考察一下,看看全能神教會到底是怎樣的教會。於是,從2016年2月份開始,我帶著觀察的心態正式和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一起在網上聚會,我也為自己能辨明是非、認清反面宣傳的真假向神作了禱告,求神帶領引導我。

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我發現在每次聚會中,弟兄姊妹都是讀神的話,交通真理、交通神的心意,而全能神的話裡都是要求人活出正常人性,要求人做誠實人,如何認識神的性情,如何追求真理達到蒙神拯救等內容,這些都是我們生命靈裡的需要,是對我們活出真正人的樣式有益處的。我從弟兄姊妹的交談中看出,他們彼此之間在生命靈裡互相供應和幫助。一個人的行事為人怎麼樣,只要根據他的說話和發表的觀點就能看出來,在和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接觸中,我感受到他們根本不是網絡上說的那樣,反而很善良,很真誠,做事說話有敬畏神的心,而且我也感受到這裡有聖靈作工,弟兄姊妹追求真理有勁兒,聚會交通神的話和個人的經歷認識也有聖靈的開啟光照,每次聚會我都能明白一些真理,得到一些收穫,這是在原來的教會裡體會不到的。事實勝於雄辯,謠言在事實面前不攻自破了。

在一次聚會中,我把從網上看過的中共政府和宗教界牧師長老編造的謠言跟帶我聚會的姊妹說了,我不明白,全能神教會有聖靈作工,是神末世顯現作工產生的教會,為什麼卻遭到中共政府和宗教界牧師長老的瘋狂反對、定罪呢?姊妹給我交通了這方面的真理,她說:「對網絡上的謠言,我們得看透,中共政府和宗教界的牧師長老這樣攻擊、論斷神的末世作工,定罪全能神教會,這並不是稀奇的事,因為自古真道受逼迫!撒但一貫就是與神為敵的,它編造、散佈各種謊言就是為了迷惑、攪擾我們,讓我們遠離神、背叛神,達到它控制、佔有我們的目的。就如撒但起初就是用謊言迷惑夏娃否認神的話、背叛神的。主耶穌來作工的時候,宗教界的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也是靠編造各種謠言迷惑猶太百姓,毀謗主耶穌是木匠的兒子,褻瀆主耶穌是靠著鬼王趕鬼,甚至聯合羅馬政府把主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主耶穌復活後他們還買通兵丁,編謊造謠說主耶穌沒有復活,來攔阻猶太百姓歸向主。在末世,神再次道成肉身作了一步審判的工作,來徹底潔淨人、拯救人,神的國度福音在中華大陸已經達到家喻戶曉,如今全能神的作工正在向世界各國各方擴展,在神話語的帶領下,越來越多的人對來自撒但的邪惡勢力有了分辨,看清了中共無神論政黨和宗教界首領與神為敵的撒但惡魔實質,紛紛棄絕它們,開始歸向神,追求真理走人生正道。撒但不甘心失敗,為了與神爭奪神選民作垂死掙扎,中共撒但政權與宗教界聯合起來,通過網絡、媒體大肆給全能神教會造謠、抹黑,來迷惑那些愚昧無知沒有分辨的人,企圖攔阻人考察全能神的作工,攪擾、打岔神的作工。正如聖經上說的:『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手下。』(約壹5:19)主耶穌說:『光來到世間,世人因自己的行為是惡的,不愛光倒愛黑暗,定他們的罪就是在此。凡作惡的便恨光,並不來就光,恐怕他的行為受責備。』(約3:19-20)對於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不受撒但的迷惑,全能神的話說:『你有經歷就會分辨許多事,會分辨善與惡、正義與邪惡、屬血氣與屬真理,你得會分辨這些,這樣,無論在什麼樣的環境中都不至於失迷,這才是你的實際身量。』『認識神作工不是簡單的事,你自己得有追求標準,有追求目標,知道該怎麼尋求真道,怎麼衡量到底是不是真道,是否是神的工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神與神作工的人才是神滿意的人》)我們聯想主耶穌作工時的背景,再根據真理來衡量神末世的拯救工作,以及撒但為攔阻人歸向神所散佈的種種謠言、鬼話,就不難看出撒但的險惡用心了,也不難理解全能神教會受中共政府和宗教界抵擋、定罪、逼迫的原因了。」

聽了姊妹的交通,我對撒但的詭計有了一些分辨,對撒但抵擋神的實質也有了一些認識,更看到在各種謠言面前,只有實際地考察、了解才能辨明是非。如果只盲目地聽信一面之詞,不尋求真理、不考察事實真相,那就會被中共與宗教界首領散佈的謠言迷惑,錯過神末世的救恩。此時,我從心裡感謝全能神開啟、帶領我明白了這些真理,使我完全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跟上了神的腳蹤,迎接到了主的重歸。感謝神!阿們!

2019年5月31日 星期五

全能神教會 | 書籍 我是如何歸向全能神的 15 我迎接到了主的重歸

我迎接到了主的重歸
緬甸 清心

我的父母都是基督徒,從小我就跟著他們去教堂參加聚會。十二歲那年,緬甸一個地區有隆重的基督教營會,參加營會時,牧師告訴我:「基督徒唯一免去死亡進天國的憑據就是受洗。」為了能進天國,我就在那一次參加基督教營會時受洗了。從此,我成了名副其實的基督徒。

成年後,我一直在教會擔任青年會的主席,當傳道人不在的時候,我就帶著弟兄姊妹禱告、查經、唱詩、分享見證。結婚後,我在教會裡收主日奉獻與十一奉獻。起初,教會裡有聖靈作工,牧師講道滔滔不絕,弟兄姊妹聽了有享受、得造就,大家都信心火熱,積極參加聚會,到處傳福音。可後來牧師講道老調重唱,沒有了亮光,根本供應不了我們,弟兄姊妹的信心也都冷淡了,開始追求錢財、肉體享受,聚會人數越來越少,每到週六牧師還要打電話催促大家來聚會。弟兄姊妹即使來了,唱詩也是有口無心,聽道還總打瞌睡,散會後就忙著談生意,聚會只是走走形式罷了。為此,我感到很困惑,心想:教會怎麼變成了荒場呢?但想到這三十多年來,我常常聽到不同的牧師講同樣的道:「我們信主耶穌,罪已完全得著赦免。」「我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主耶穌已一次完成了救贖的工作,我們信主就已經得救,必能進天國。」因此,「我已得救,我能進天國」就成了我信神的信條。不管教會如何荒涼,信徒如何消極軟弱,我都告訴自己:一定要持守住主的道,只要不離開主,主是不會撇棄我的,等主再來時就會接我進天國。雖然我常常這樣警戒自己,但我卻總也守不住主的道,白天犯罪、晚上認罪,禱告也摸不著主的同在,靈裡黑暗虛空,感覺離主越來越遠,好像被主離棄了一樣,這讓我感到非常痛苦,但我又找不到問題的根源在哪兒……

2019年5月29日 星期三

全能神教會 | 書籍 我是如何歸向全能神的 17 神話語帶領我衝破網羅

神話語帶領我衝破網羅
香港 天娜

翻開《你知道嗎?神在人中間作了很大的事》這篇神的話,我不禁回想起兩年前掙脫謠言的捆綁歸回神面前的經歷……

我和家人都生活在香港,公公、小叔子(丈夫的弟弟)都信主耶穌,小叔子是教堂裡的牧師,所以經常有教會的弟兄姊妹來家裡探訪,他們在一起禱告,唱詩讚美主。2014年12月份,我的一個好朋友告訴我她也信主了……受家人、朋友的影響,我對信主的事也有了幾分興趣。不久後的一天,我又認識了教堂裡的佩佩姊妹,她為人隨和、友善,當得知我的家人和朋友都信主時,她非常高興,並邀請我去她家做客,還介紹了陳慧姊妹給我認識。在幾次接觸的過程中,陳姊妹給我講了有關神創造萬物、主宰萬有方面的真理,還有關於撒但的來源等等。我被這些話深深地吸引了,心裡特別快樂,很喜歡聽她們分享信神的經歷與認識,也很想與人分享自己心中的這一份喜悅。一天,我按捺不住,就把我要信神的想法告訴了家人。消息很快傳到了小叔子的耳中,他打來電話追問我怎麼突然要信神了,還說:「現在有一個叫『東方閃電』的教會,他們到處見證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各宗各派中很多追求的人都被他們偷走了,你不要隨便接觸他們……」之後又一再追問,傳福音的人有沒有給我發書,又反覆叮囑我在信神的事上要特別小心。小叔子所說的話不停地在我的腦子裡打轉,使我心思煩亂,一邊是小叔子反對我去外面找教會,另一邊是陳姊妹談的信神的事讓我很有享受,我左右為難,不知道還要不要繼續和陳姊妹她們接觸。

2019年5月28日 星期二

全能神教會 | 書籍 我是如何歸向全能神的 18 「飛鴿」傳書

「飛鴿」傳書
中國 蘇杰

1999年的一天,聚會結束後,牧師對我說:「蘇杰,這裡有你的一封信。」我一看,是從我在山東建立的教會轉來的。我拿著信走在回家的路上,邊走邊想:這信這麼厚,是不是他們遇到什麼難處了?……

到家後,我迫不及待地打開信,看到信中說:「蘇姊妹,主內平安!這次去信是要告訴你一個天大的好消息:我們日夜盼望的救主耶穌已經回來了,他已經重返肉身在中國作了一步話語審判潔淨人的工作,結束了恩典時代,開闢了國度時代……希望你能接受神的新作工,跟上神的腳蹤,千萬不要錯過神末世拯救人的機會……」看到這兒,我心裡一驚:原來他們並沒有遇到難處,而是信了「東方閃電」!我急切地想知道這封信是誰寫的,就快速地翻到最後一頁,才知道信是孟弟兄寫的,可信的末尾有整個教會弟兄姊妹的署名。看完信我傻眼了,愣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心想:「東方閃電」見證主已經回來了,並偷走了各派別中不少好羊、頭羊,沒想到如今山東教會的孟弟兄也信了「東方閃電」,這處教會的弟兄姊妹都被「東方閃電」偷走了,這可怎麼辦?想到這兒,我心裡更加著急,可去山東路程太遠,另外我這邊的工作還脫不開身,一時去不了,無奈,我只能流著淚向主禱告:「主啊!這些弟兄姊妹信主時間短,根基尚不穩固,願你保守他們……」

2019年5月27日 星期一

全能神教會 | 書籍 我是如何歸向全能神的 19 走出謠言的陷阱

走出謠言的陷阱
中國 小雲

我曾經是一名女軍官,1999年的一天,一位韓國牧師把主耶穌福音傳給了我。因著我熱心追求,不久便成了牧師重點培養的對象,也成了他的得力助手。2000年夏季,牧師帶著韓國福音教會的十多個大學生來到雲南做暑期短宣,沒想到此舉驚動了中共政府,我們在牧師家聚會時被中共政府抓捕,之後便被帶到雲南省公安廳審訊,韓國大學生連夜被遣送出境,韓國牧師也被驅逐出境。教會受到中共的逼迫,很多信徒膽怯不敢信了,還有一部分信徒被迫去了三自教堂,就這樣教會被中共打散了。我是教會的主要同工,中共這次的迫害也讓我失去了工作。

2005年3月,我聽到了全能神的國度福音,當得知主耶穌回來了,我激動得熱淚盈眶,感激之情無法述說,只想趕緊把弟兄姊妹帶到神的面前。在神的帶領下,弟兄姊妹陸續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但沒想到的是,教會一個最得力的同工在聽完對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的見證後,表態說:「這道聽著都對,但我們也要先問一下牧師,看看牧師是怎麼說的。」很快,牧師給我來電話說:「現在外面很亂,你信神時間短,身量小,千萬不要隨便到外面聽道,以免走錯路。我們只能接受本派教會的牧養,其他教會的道都不要去聽。」我聽後心平氣和地說:「通過這段時間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發現他們講的都合乎聖經,有聖靈的開啟光照,是真道。」牧師說:「不管他們講得多好,我們得明白只有主耶穌才是真神,我們千萬不能離開主!」我堅定地說:「我沒有離開主,而是跟上了羔羊的腳蹤,主耶穌已經回來了,我們應該像聰明的童女一樣迎接主才對呀。」牧師口氣生硬地說:「主回來了,我們韓國福音教會怎麼可能不知道呢?」我說:「這個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清楚的。」牧師振振有詞地說:「他們信的是『東方閃電』,是中共政府重點打擊的對象,網上講得很清楚,你上網看看就知道了,你一定要上網看看……」放下電話後,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靜,牧師的話不停地在我耳邊回響,我特別想知道網上到底是怎麼說的。

2019年5月26日 星期日

全能神教會 | 書籍 我是如何歸向全能神的 20 爭 戰

爭 戰
中國 張輝

我叫張輝,1993年我們全家人都信了主耶穌。由於我熱心追求,很快便成為一名講道人,我常到各處教會作工講道。幾年後,我就辭掉了工作,全職事奉主。可不知什麼原因,教會弟兄姊妹的信心、愛心逐漸冷淡,同工之間嫉妒紛爭,我也感到靈裡枯乾,無道可講。2005年,我的妻子得了癌症,不久就去世了,這對我打擊很大,我更加軟弱了。一天,我去表妹家做客,在那裡遇到了兩個傳全能神國度福音的姊妹。經過幾天的交通辯論,我確信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就是道成肉身的全能神。通過讀全能神的話語,我乾渴的心靈得到了澆灌供應,享受到了聖靈作工的甘甜,也明白了許多以往不明白的真理奧祕。然而,正當我沉浸在與主重逢的喜悅中時,各種撒但的試探、圍攻卻一步步向我逼近……

一天下午,我正在家裡靈修,突然門外傳來敲門聲,開門一看是宗派牧師李揚和同工王軍來了。我心裡不由得「咯噔」一下,心想:「他們怎麼來了?難道我信全能神的事他們知道了?之前教會裡那些比較追求的弟兄姊妹信了全能神後,他們又是造謠恐嚇,又是挑唆家人逼迫,千方百計地攔阻人跟隨全能神,今天不知道他們會用什麼手段來攪擾我。」我招呼他倆坐下。不一會兒,我的女兒小燕和兒子大勇也都回來了。我有些納悶:孩子們說這段時間上班很忙,怎麼這個時候他倆都回來了?難道是李揚讓他倆回來的?看來,李揚他們今天是有備而來呀!我趕緊在心裡向神禱告:「全能神啊,今天他們來肯定得攔阻、攪擾我,神哪,我身量太小,不知如何面對他們,求你帶領我,幫助我,我願為你站住見證!」禱告後,我的心平靜了下來。這時,李揚假惺惺地笑著說:「張弟兄,聽說你信『東方閃電』了?有這回事嗎?『東方閃電』再有真理,咱也不能接受。張弟兄,我們都是信主多年為主傳道作工的人,應該知道,是主耶穌釘十字架作了贖罪祭把我們從罪中救贖出來,我們都享受了主賜給的豐富恩典與平安喜樂,所以無論到什麼時候我們都應該持守主的名,守住主的道,絕不能再信別的神。現在你離開主耶穌去信全能神,這不是背叛主嗎?」我鎮定地說:「李弟兄,我們說話得客觀實際、有根有據,不能隨意定罪啊。你考察過『東方閃電』的道嗎?你讀過全能神的話嗎?你從來沒有考察過,怎麼就論斷我接受『東方閃電』是背叛主呢?你知道真理是從哪兒來的,發表真理的是誰嗎?主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約14:6),真理就是神哪!你怎麼能說『東方閃電』再有真理也不接受呢,這不是故意抵擋真理、抵擋神嗎?要是那樣,咱還算是信主的人嗎?說實話,因著宗教界牧師長老公開抵擋定罪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一開始我信全能神也害怕自己信錯了,走錯了路。可後來我讀了全能神的話,發現全能神的話都是真理,揭開了很多真理奧祕,比如神六千年經營計劃的奧祕、三步作工的內幕、神道成肉身的奧祕,還有聖經的內幕實情,等等,我信主多年的困惑和難處也都在全能神的話中得到了解決,我越讀神的話越覺得這就是聖靈的發聲說話,是神的聲音,我認定這就是主耶穌回來了,是主向我們顯現了!李弟兄,王弟兄,全能神與主耶穌就是一位神,信全能神就是迎接到主了啊!我們想想看啊,當初主耶穌來作工時,那些從聖殿裡走出來跟隨主耶穌的人,當時肯定也有許多人論斷他們,說他們背叛耶和華,離道反教了。現在我們都知道,雖然主耶穌作的救贖工作與耶和華神頒布律法的工作不一樣,神的名也變了,但主耶穌與耶和華就是一位神,人信主耶穌不是背叛耶和華,而是跟上了神的腳蹤,得到了神的拯救。相反,那些只信耶和華卻不跟隨主耶穌的人,才是真正離棄神、背叛神的人呢。今天也是一樣,雖然全能神作的末世審判工作與主耶穌的救贖工作不一樣,神的名也變了,但全能神與主耶穌就是一位神,這是不可否認的。在恩典時代,主耶穌作救贖工作只是赦免了人的罪,並沒有赦免人的撒但性情與犯罪本性,末世全能神作審判工作就是來解決人的撒但性情與犯罪本性,徹底拯救人脫離撒但權勢被神得著。可見,這兩步工作相輔相成,步步進深,一環緊扣一環,的的確確就是一位神作的。今天我信全能神不是背叛主耶穌,而是跟上了羔羊的腳蹤,如果我們只信主耶穌卻拒絕接受全能神,就跟當初的法利賽人只信耶和華神卻拒絕主耶穌一樣,會失去神的救恩,而且還會遭到神的懲罰。這才是真正的抵擋主、背叛主啊!你們說是不是啊?」

2019年5月25日 星期六

全能神教會 | 2019福音電影《信神系列2:教堂倒塌之後》基督徒為中共禱告合神心意嗎

  2019福音電影信神系列2:教堂倒塌之後》基督徒為中共禱告合神心意嗎 
  中共自執政以來,為了徹底取締宗教信仰,把中國建成無神區,一直鎮壓迫害基督教、天主教。尤其習近平上台後,中共對宗教信仰的鎮壓迫害更是達到高峰,就連官辦的三自教堂也被取締,十字架被拆除。 于從光是一名傳福音人員,在一次中共的抓捕行動中驚險逃脫,來到了三自信徒陳頌恩家。陳頌恩所在的三自教堂也被中共拆毀,教堂裡有的人聽從牧師長老的教導,為中共政權禱告,以為這樣做是持守主耶穌的話「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馬太福音5:44),但不少信徒感到困惑,為中共禱告祝福了這麼多年,中共不但沒有悔改,反而還把教堂給拆了,為中共禱告真的合神心意嗎?眾人為此產生爭辯,但沒有結論。後來通過读神的話,以及于從光等人的交通,陳頌恩等人才明白主耶穌說的「要愛你們的仇敵」這話的真意,同時對中共抵擋神、仇恨真理的撒但實質有了分辨,也看清了跟隨牧師長老走三自道路,投靠撒但政權的危害後果……

2019年5月16日 星期四

全能神教會 | 書籍 我是如何歸向全能神的 25 我終於迎接到主了

我終於迎接到主了
日本 喜悅

在我六歲時,媽媽信了主耶穌,她經常帶我去教堂聚會。漸漸地,我知道了人是神造的,有難處了要禱告神、依靠神,凡事感謝神。媽媽說:「神愛人,只要我們有事向神禱告交託,真心依靠神,神就給人解決難處,賜給人豐富的恩典。咱們好好信主,以後主還要來接咱們進天國呢!」聽了媽媽的話,我心裡特別踏實、平安,覺得自己有依靠了,也堅信有一天主耶穌會回來接我們進天國的,我期盼著、夢想著這一天的到來。

後來因著世事的變故,我初中還沒畢業就在家鄉的一家服裝廠上了班。在廠裡,因我年齡小,加上我的性格特別內向,不敢主動跟別人說話,常常被人欺負。媽媽也常常跟我講:「咱們是信主的人,在外面不管遇到什麼事都要學會忍讓,凡事要按主的話去做,不能跟人吵架……」我記住了媽媽的話,所以在凡事上都講忍耐、包容。有時遇到一些事,我覺得很不公平,心裡有很多痛苦,但每當這個時候,我就會哼唱《主你是我最知心的朋友》這首讚美詩,跟主訴說自己的痛苦,我覺得只有主是我最知心的朋友,我今天信主依靠主,將來就可以進天國,當我這樣想的時候,心裡也不覺得太苦了。感謝主,我靠著這些信念度過了幾年的光陰。

2019年5月1日 星期三

全能神教會 | 書籍 我是如何歸向全能神的 32 浪子回頭

浪子回頭
美國 Ruth(路得)

我出生在中國南方的一個小城市,自我曾祖母一代開始,家中代代信主,聖經故事、讚美詩歌、教堂中的聖樂伴隨我度過了快樂的童年。隨著年齡的增長,學習壓力的加重,我的心漸漸遠離了主,但主並沒有離開我,當我呼求他的時候,他就幫助我,主耶穌的恩典,主耶穌的聖名在我心裡深深地扎根。記得我考大學那年,包括我的專業老師在內,沒有一個人覺得我能考上好的大學。在一片打擊聲中,我幾乎絕望了,也認為自己肯定考不上理想的大學了,但無意間我想起兒時在教堂裡聽過的一句話「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瞬間,我如醍醐灌頂:對呀,我的盡頭將是神的起頭,主的能力是最大的,我相信只要真心依靠主,主一定會幫助我的。於是,我常常禱告主耶穌:「主啊,求你幫助我,如果我能順利考上理想中的大學,從今以後,我一定不再遠離你,我將接受你是我今生唯一的救主。」與此同時,我也付出了常人無法想像的代價,在高三長達一年的時間內,我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就是練琴,每天的練琴時間基本保持在十到十二小時之間。我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力量在支撐著我,我想一定是主垂聽了我的禱告,在暗中幫助我,我在心裡對主多了一份感恩。最後,我得償夙願考入了全國一流的音樂學院,我也因此堅信主耶穌就是我唯一的救主。大四那年,我不知道自己畢業之後該何去何從,就呼求主耶穌,求主指引我,為我開闢出路。2004年,在美國剛經歷「9·11」恐怖襲擊之後,幾乎凍結了所有入美簽證的情況下,我憑著一張自己專業錄音的CD,竟然獲得了美國一所大學的全額獎學金,並順利地拿到了學生簽證到美國深造。經歷了考大學和出國這兩件事,我看到主幫助我實現了憑自己根本達不到的願望,我更加堅信主耶穌是真神,是我的救主,我要好好信主、跟隨主。

2019年4月27日 星期六

全能神教會 | 書籍 我是如何歸向全能神的 36 我會分辨真假基督了

我會分辨真假基督了
美國 傳揚

2010年,美國的冬天讓我感到特別寒冷,除了風雪交加帶來的嚴寒,更嚴重的是我的心也被「寒流」侵襲了。對我們做裝修行業的人來說,冬天是最難熬的,因為一入冬,我們就很少有工作,甚至會面臨失業。這一年是我來到美國的第一年,初來乍到,我覺得什麼都是陌生的,租房子、找工作都不順利,日子過得很艱辛,甚至淪落到借錢租房子的地步。面對這樣的窘境,我感到一陣陣傷感、心酸,覺得這日子可真難熬啊,晚上對著冰冷的牆壁,我痛苦得只想哭。一天,愁苦悲傷的我無精打采地走在大街上,路邊一個傳主耶穌福音的人遞給我一張卡片,對我說:「主耶穌愛你,弟兄,去我們教會聽一聽主的福音吧!」我心想:反正我現在也沒有什麼事可做,去聽聽也無妨,就當散散心吧。就這樣,我邁進了教堂。當聽到牧師讀到主耶穌說的「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這句話時,我的心被主的愛深深地感動了,那種感動我說不清道不明,但我能感受到主的愛是真實的,並且超過人世間一切的愛,我憂傷的心得到了很大的安慰。於是,我決定好好信靠主耶穌。後來,每到主日聚會我都積極參加,由於我的熱心追求,很快就成為教會的一名同工。

我在教會服事了兩年後,越來越感覺不到主的同在,讀聖經沒有開啟,禱告沒有感動,聚會也得不到供應。另外,我看到教會裡的人也都活在白天犯罪、晚上認罪的光景中,不管是牧師、長老還是普通信徒都被罪捆綁,嫉妒紛爭、拉幫結夥、爭名奪利、貪戀世俗,各種不法的事越來越多。也看到社會上的人日趨墮落,越來越邪惡,越來越自私自利,而且世界各地災難四起,地震、飢荒、瘟疫頻頻發生,種種跡象表明末世已經來到,主耶穌快回來了。牧師、長老常跟我們講經文:「那時,若有人對你們說『基督在這裡』,或說『基督在那裡』,你們不要信!因為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顯大神蹟、大奇事,倘若能行,連選民也就迷惑了。」(太24:23-24)並大肆宣講末世會有假基督出現,讓我們千萬不要聽陌生人講道,還說除了我們教會以外,其他的派別信的都不對,一定要小心分辨,不能受迷惑走錯了路。因著常常聽牧師這樣傳講,我便告訴自己:可不能在主快來的關鍵時刻走偏了路,我可得好好守住主的道。

2019年4月26日 星期五

全能神教會 | 書籍 我是如何歸向全能神的 37 回 家

回 家
韓國 慕義

「神的愛滿滿,無償地賜給人,包圍著人;人天真無邪,無牽無掛,幸福地活在神的眼目之下……如果你是一個有良心、有人性的人,你會感覺到溫暖,感覺到被牽掛,感覺到被愛,也會感覺到幸福。」(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神的愛對人是多麼重要》)每當唱起這首神話語詩歌,我總是難以抑制心中的感動,因為我曾經遠離神、悖逆神,就像一隻迷失的小羊,找不到回家的路,是神不離不棄的愛,引領我回到神的家中。下面我想和主內的弟兄姊妹,以及還未歸向神的朋友,分享我歸回神家的經歷。

從小因為父母總是吵架,我每天都在恐懼中度日,覺得活著沒有目標,可又懼怕死亡,不知道人為何而生,又為何而死,但又感覺冥冥中有一雙手在拉著我活下去。

中學畢業後,母親在鄰居的帶動下信了主耶穌,我也隨母親去了教會。從那時起,我知道了神是造物的主,神為把人類從罪中救贖出來,親自道成肉身被釘在十字架上作了人的贖罪祭,神對人的愛太大了!受主愛的激勵,我立志要好好信主還報主的愛,我的人生從此有了方向與目標。此後,我經常聚會、讀經、讚美主,心裡逐漸快樂起來。尤其看到聖經中說主末世還要駕雲來接我們進天國,我心裡更是充滿了期盼。再加上牧師也常常在聚會時給我們講解經文:「加利利人哪,你們為什麼站著望天呢?這離開你們被接升天的耶穌,你們見他怎樣往天上去,他還要怎樣來。」(徒1:11)我就更加確信,主耶穌一定會駕著白雲來接我們回天家的!

2019年4月25日 星期四

全能神教會 | 書籍 我是如何歸向全能神的 38 「5·28」招遠案引起的家庭風波

38 「5·28」招遠案引起的家庭風波
中國 恩惠

我是普通的農村婦女,沉重的家庭負擔時常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我的性格也因此變得異常暴躁,跟丈夫是三天一大吵,兩天一小吵,日子根本沒法過下去。每當痛苦的時候,我就喊:「老天爺啊,求你救救我吧……」2013年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臨到了我,通過看神的話語以及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交通,我定真了全能神就是我痛苦中呼求的老天爺,於是我欣然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我看到神的話說:「從創世以來我就開始預定揀選了這班人,也就是今天的你們。你們的性情、素質、長相、身量,出生的家庭,你的工作、婚姻,你的一切,甚至你的頭髮的顏色、你的膚色、你的出生時間都是我手的安排,就是你每天要做什麼、要遇見什麼樣的人也是我手的安排,更何況把你今天帶到我的面前,更是我的安排,不要自己擾亂自己,要坦然前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七十四篇》)從神的話中我才知道,萬事萬物都在神手中,我能有幸來到神的寶座前,接受神末世的救恩,得到神話語的澆灌供應,這都是神萬世以前預定好的,我的丈夫、家庭也是神命定好的,我應該接受、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從那時起,當生活中再遇到不如意的事時,我不再像以往一樣發怨言,而是相信這是神安排的,願意順服下來,讓神來帶領引導我,學會與家人和睦相處。漸漸地,我不再跟丈夫吵架了。丈夫看到我信神後的變化也很支持我信神,弟兄姊妹來我家聚會時,他對弟兄姊妹也非常客氣,有時還對弟兄姊妹噓寒問暖。那時我每天看神的話語,常常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交通、分享經歷,我心靈裡很充實,享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平安喜樂,感覺信神真好!

可是好景不長,2014年5月28日「山東招遠案」發生後,我家再沒有了這樣和諧安寧的日子。這本是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件,卻在三天後變了性質,被中共政府定性為因宗教信仰而行凶的案件。中共藉此把矛頭指向了全能神教會,並利用新聞媒體大肆栽贓、陷害、抹黑全能神教會。頃刻間,關於全能神教會的各種謠言鋪天蓋地。丈夫在電視上看了相關的新聞報導後,受了中共謠言的迷惑,立馬像變了個人似的,開始竭力反對我信全能神。

2019年4月23日 星期二

全能神教會 | 全能神話語朗誦《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選段三)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後基督全能神的顯現與作工而產生的,是由所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被神話語征服拯救的人組成的,完全是全能神親自設立的,也是全能神親自帶領牧養的,絕對不是哪個人創建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只要閱讀全能神的話語就會看見神已顯現。

2019年4月21日 星期日

全能神教會 | 書籍 我是如何歸向全能神的 40 我回家了

40 我回家了
馬來西亞 Chu Keen Pong(崔建邦)

我信主十多年了,曾在教會裡事奉過兩年,後來我離開教會外出打工。我去過不少地方,包括新加坡,錢是掙了不少,但在這個弱肉強食的現實社會中生存,人與人之間勾心鬥角、爾虞我詐,面對各種複雜的人際關係,我總是在防備別人,別人也總是在防備我,這讓我內心深處始終找不到一份踏實感,這種生活讓我感到身心疲憊。唯一能給我些許安慰的就是我隨身帶的筆記,那上面有我摘抄的一些經文,我有時也會看看,填補一下心靈的空虛。雖然我好幾年都沒去教會聚會,但從去年開始,我心裡就有了一個想法:找個教會好好事奉主。後來,我利用空閒時間去了馬來西亞大大小小的教堂,但總是高興而去,失望而歸,總覺得心裡缺點東西,可我又說不清到底缺少什麼。矛盾之下,我又走入了另一個極端,在網上打遊戲、看電影,有時甚至通宵達旦地玩網絡遊戲,或者一部接著一部地看電影,作息很不正常。起初做這些事時我還有點意識,覺得主不喜悅,後來也漸漸麻木了……就在這時,我的手機丟了。當時,我心裡還很埋怨,手機丟了,很多信息都沒了,Facebook也無法登錄……外表看這是壞事,但沒想到卻給我的人生帶來了轉機。正像中國有句成語說的「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2017年初,我重新買了一部手機。二月末的一天,當我登上Facebook後,無意中點進一個英文帳戶的生活時報裡,我看到帖子裡面有經文,還有一些話不是聖經上的,但卻讓我很受激勵,我的心被這些話語吸引著。在接下來的幾天,我一直留意這個Facebook帳戶,並且花了點時間查找了一些單詞,終於把我感興趣的那張帖子上的話讀完了。讀完我才知道,原來這張帖文的主要內容是對聖經中主耶穌說的「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太7:21)這段經文的闡釋。我讀後感到闡釋得很獨特,也很有開啟、亮光。因為沒加對方為好友,我想看更多的內容卻看不到。從對方的生活時報看到,這個Facebook好友來自韓國,是個姊妹,名叫Susan。於是,我就給她發了添加好友的請求,當時她可能沒上線,所以就沒有即時加我。兩天後,我成功加了另一個中文Facebook好友,她叫齊菲,也是來自韓國的一名基督徒。通過聽她聊一些信主方面的經歷,我感覺她談得挺好的。沒想到齊菲的一個好友竟是Susan姊妹,這次我們互加了對方為好友。通過看她們的帖文,有時我們簡單地聊幾句,我感到她們對信神方面的事懂得很多。



2019年4月10日 星期三

全能神教會 | 福音見證 經歷迫害見證文章 神帶領我勝過中共的酷刑折磨(上)

神帶領我勝過中共的酷刑折磨(上)

主耶穌說:「你們要努力進窄門。」(路加福音13:24)通往天國的路是窄的、小的,尤其在共產黨掌權的中國信神,更是充滿患難和艱險,但有神帶領我們,與我們同在,我們就能勝過危險患難。經歷過後,我深深地體會到逼迫患難背後有神的美意,藉著經歷中共的逼迫、抓捕,我們的信心、愛心、受苦的心志都得以鑄就。

被中共突襲抓捕

1999年末,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因著常常接待弟兄姊妹,我信神的事很快就被村長知道了。2002年,中共針對我們信全能神的人展開了大規模的抓捕行動,我們一家人因在當地信神比較出名而被迫離開了家。到了外地,我們又盡上了接待弟兄姊妹的本分,但令我們沒想到的是,來我家的幾個弟兄姊妹早就被中共警察跟蹤、盯梢了,後來中共的抓捕就臨到了我們。